第1258章、贞操比生命更加重要!

  第1258章、贞操比生命更加重要!
  等到记者会散了之后,杰克逊的怒气终于忍不住爆发。[WWW.ZhuixiaoShuo.COM]
  他盯着秦洛,气愤的说道:“秦先生,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治病。”秦洛笑着说道。“你请我过来,不正是为了治病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为什么又要召开记者会说玛瑞太太无药可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杰克逊先生,我并没有撒谎。”秦洛说道。“玛瑞太太确实是无药可医,我需要把真实的情况向媒体公布。”
  杰克逊冷笑,说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既然你这么问,那我就坦诚相告吧。”秦洛的笑容天真无邪,看在杰克逊眼里就充满了讽刺的意味。他们被玩了,又被这个小子给玩了一把。“我要让这些媒体告诉全世界,玛瑞太太的病很难治。根本就没有治好的可能性------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这么说,而且还有那些我念出名字的医学专家们,他们也都这么说。”
  “他们都没办法治好,他们都放弃了治疗的机会------如果我把玛瑞太太治好了,是不是更能证明中医的神奇?是不是也可以证明我比那些人要强上一些?”
  “---------”对于一个把无耻当做名片的人,你都不知道要如何接他的话。至少,杰克逊先生就被他给呛得哑口无言。
  “杰克逊先生,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请我来美国。”秦洛眼睛灼灼的看着杰克逊,说道:“我愿意过来,说明我也有自己的目标要完成。我们各取所需。这原本就是一场赌搏,有赢,也会有输-----我们都很努力的想成为最后的那个胜利者。我如果放弃治疗玛瑞太太或者我治不好玛瑞太太,你赢。我如果死在美国,也是你赢。治好玛瑞太太,中医赢了。我死了,我和中医都输了。从赢面上来看,你更占优势一些。所以,你也没必要那么担心。这样太露相了。”
  杰克逊的脸色阴睛不定,很快的又恢复了正常。
  他笑哈哈的和秦洛握手,说道:“秦先生,你真是个有趣的人。你不像是华夏人,你更像是我们美国人。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不。我是华夏人。”秦洛拒绝他的‘赞美’。“地地道道土生土长的华夏人。华夏人有着自己的幽默方式,不外露,但是很犀利。只是杰克逊先生还没有真正的了解我们华夏人。”
  “我想,我会越来越了解的。”杰克逊说道。“今天晚上我会在家里宴请秦洛先生和你的家属同事,不知道你们是否赏脸?”
  “非常荣幸。”秦洛爽快的答应了。
  等到杰克逊带着他的助手们离开后,王养心笑着说道:“你还真是不把村长当干部。人家那么大的官被你气的死去活来,我看着都不忍心。”
  “你要是知道他邀请我来的目的,就会鼓励我抽他几耳光解恨了。”秦洛笑着说道。
  “那你告诉我他邀请你来的目的吧。”王养心说道。“说不定我自己忍不住冲上去抽他几耳光。”
  “那还是算了吧。”秦洛说道。“在美国打人是要犯法的。”
  “在华夏国也是。”
  “是吗?”秦洛笑。
  “--------”
  秦洛走进红衭的房间,她正趴在床上看动画,喝酸奶。
  不得不说,一个女孩子认真的的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模样确实是非常可爱的。譬如贝贝专注看《猫和老鼠》的时候,大眼睛瞪得圆圆的,一眨也不眨,脸上带着幸福的笑意。再譬如红衭喝酸奶的时候,脸腮一鼓一鼓的,脸上也同样带着享受的笑容,仿佛她现在做的就是全世界最快乐的事情。
  这一次真是委屈她了,腹部多处受伤,背后更是伤痕累累,特别是屁股那一刀,如果再割得深一些的话,恐怕要掉一块肉了。
  秦洛决定,等回到燕京后,自己一定要用金蛹养肌粉把她的身体好好地擦拭一遍------假如她批准的话。
  “好点儿了吗?”秦洛站在门口问道。
  红衭看到秦洛进来,表情变化极其丰富。
  先是喜悦,然后是羞辱,再然后又变成了愤怒------
  这让秦洛莫名其妙。蛊王还兼职学习变脸吗?没听说过啊。
  “你这个禽兽下流胚王八蛋蛆虫-----”红衭气呼呼的骂道。“你还敢过来?”
  “你可以骂我禽兽下流胚王蛋,但是你不能骂我蛆虫。”秦洛纠正着她的话。“我是有骨头的男人。而且我靠自己的双手来养活自己。和蛆虫没有关系吧?再说,我为什么不能过来?我是来看望你的伤势。如果我不来,你才应该生气吧?”
  “你说,是不是你把我们当做诱饵了?”红衭气愤的说道。“你让我和耶稣先到美国,就是让我们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对不对?你让我们离开酒店四处转圈,就是为了让他们来狙击我们,是不是?”
  被一个小女孩儿这么质问,秦洛同学终于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他脸颊微红,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以为----你早就想到了。”
  “你这个王八蛋。”红衭把手里的酸奶瓶子丢过来砸秦洛的脑袋。“你利用我还敢骂我是笨蛋?你信不信我放蛊毒死你放蛇咬死你-----”
  “不信。”秦洛说道。
  “你-------”红衭都快被气哭了。这男人怎么这样啊?你就不能哄别人一下啊?你假装被吓到了会死啊?她的小手在怀里四处摸索着,琢磨着是放蛊毒死他还是放蛇咬死他还是放蛊毒死他的同时再放蛇咬他几口------
  “因为我们是朋友。”秦洛说道。他是那么的认真,又是那么的深情。还有愧疚不安和痛苦怜惜。“真正的朋友会理解我做的这些事情。你是这样,耶稣也是这样。”
  “--------”红衭的嘴巴张了张,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如果自己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那就不是理解他的朋友了嘛。
  可是,如果事情就这么算了的话,自己还怎么和他谈条件呀?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应该------”
  “不应该什么?”秦洛疑惑的问道。
  “不应该看我的屁股。”红衭红着脸说道。不管了,丢人就丢人吧,害羞就害羞吧,一切都是为了苗疆的孩子。
  “我那是为了帮你治病。”秦洛解释着说道。“当时你昏迷了,不知道情况有多么危险。现在你清醒了,应该可以感觉到自己伤得很严重吧?”
  “那你也不应该看我的屁股。”红衭说道。“你没经过别人的允许,就看了一个女孩子的屁股-----”
  “女孩子?”
  “我本来就是。”红衭咬牙切齿,要不是屁股痛的话,她非要爬起来撕咬他几口。“我不管,你要赔偿我的损失。”
  秦洛无奈,说道:“好吧。你要什么?”
  “第一,我为你做饵,伤痕累累,并且差点儿死掉,就凭这个,你就得在苗疆投资建设五百所小学-----不许讨价还价。难道我的命还不值五百所小学?”
  “同意。”秦洛点头答应。反正国家也有援助苗疆的计划,自己仍然是做个顺水人情而已。
  “第二,你看了我的屁股,你得在苗疆建立五百个医疗点------”
  “等等。”秦洛赶紧喊停。“为什么看屁股的代价比做饵还要高一些?”
  要知道,建立一个标准的医疗点的话,所要投入的财力物力要远超于建立一所小学。
  “因为我是蛊王。”红衭没好气的说道。“对我们来说,贞操比生命更加重要。”
  (PS:你们再不给老柳投票,老柳就自己投了啊。)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