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6章、我是有责任感的医生!

  第1256章、我是有责任感的医生!
  顾百贤等人都不清楚为何秦洛大头和离这三人整晚不睡,一直坐在客厅里喝茶聊天。就连林浣溪都不知道外面到底在发生什么事情。[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对于他们三人来说,这是一个安静舒适的夜晚,更是一个忐忑不安、焦灼担忧的夜晚。
  当傅风雪走进来时,秦洛高兴的差点儿被开水烫到自己的手。
  他迎了上来,看着傅风雪青衫上沾染的点点血迹,说道:“怎么样?”
  “不怎么样。”傅风雪说完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径直上楼。
  “不怎么样是什么意思啊?”秦洛跟在他身后喊道。
  离看着傅风雪,对身边的大头说道:“他们俩不会----”
  离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她看到傅风雪进入自己的房间后就把门送上了,秦洛被拒之门外。
  秦洛恨不得把门给砸了冲进去,揪住这老头问个清楚。
  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耶稣和红衭有没有受伤?
  他们现在人在哪里?
  ---------
  那么多问题找不到答案,憋得秦洛在门口团团转圈。
  秦洛下楼,说道:“大头,你出去看看吧。”
  “不行。我们的人手不够。”离说道。
  “龙主不是回来了嘛。”秦洛郁闷的说道。“耶稣和红衭不知道怎么样了。如果不能尽快知道情况的话,我肯定睡不着觉-----”
  “好。”大头应道。
  “那我也去。”离说道。
  “好。你们俩一起去。”秦洛说道。让大头和离一起出门的话,两人彼此间有个照应。反正傅风雪回来了,有他在,估计也没有人能够攻的进来。自己的安全倒是不用担心了。
  正在这时,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秦洛大头和离三人快步跑了出去,见到耶稣扶着红衭站在门口,正和守夜的保镖在交涉着什么。
  “自己人。”秦洛喊道。
  那两个蔡公民借来的保镖对视一眼,又隐入了黑暗当中。
  秦洛快步走过去扶住红衭,问道:“伤得严重不严重?”
  “----很严重吧。”耶稣说道。他扶着红衭的时候,手都被她身上的鲜血给染红了。
  看到红衭昏昏沉沉的模样,秦洛干脆一把把她抱起来,说道:“我先去看看她的伤。”
  看到大头和离也快步跟了上去,耶稣无奈的耸耸肩膀,说道:“其实我也受伤了。”
  没有人听见。
  红衭的后背被划了三刀,屁股上被割了两刀。一刀较浅一些,另外一刀很深,割到了动脉-----这也是红衭上过药后仍然流血不止的原因。
  秦洛连忙先用银针帮她止血,然后用针帮她包扎。
  其实用金蛹养肌粉也可以让她的伤口复原,可是,这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一旦发生战斗牵扯到伤口的话,那么,这道口子就会再次裂开。
  金蛹养肌粉更适合伤口的静养,而他们所面对的将是随时都可能发生的生死大战。
  把屁股上的那道口子缝上之后,再在外面涂抹上一层金蛹养肌粉。这样的话,生死关头红衭也不会完全没有战斗力。
  当然,做这些工作的时候,耶稣和大头早就被赶了出去。只有离一个人呆在房间帮秦洛打下手,也负责盯梢。
  用纱布帮红衭的伤口全部包扎后,秦洛这才松了口气。
  幸运的是没有致命伤,不然的话,秦洛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耶稣也受伤了,是大头帮他包扎的。
  他赤裸着上身坐在客厅,带毛的胸口上横七竖八地包裹着纱布-----不得不说,他的身材还真是不错。也不知道大头在帮他包扎的时候有没有故意摸上几把。
  听了耶稣的描述后,秦洛才知道这一战到底有多么惨烈。
  听到他说傅风雪以无敌姿态出现,斩断鬼影一臂,斩杀伯爵和金童两员大将后,秦洛就觉得自己刚才想着去踹傅风雪的门并且在心里暗骂‘这老头太装逼了’是多么不地道的小人行为。
  于是,他准备明天见到那老头好好拍拍他马屁。
  林浣溪和王养心等人也被吵醒了,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知半解。
  听了耶稣夸大其词的描述后,王养心激动的难以自已。恨不得立即就拜师学武三分钟就功夫大成然后出去大杀四方-----
  秦洛摆了摆手,说道:“很晚了。都回去睡觉吧。”
  他搂着林浣溪率先上楼,留下满屋子羡慕嫉妒恨的孤男寡女。
  ----------
  ----------
  现在美国最火的人是谁?林书豪?
  不。是秦洛。
  自从美国副总统杰克逊邀请秦洛来美为他的母亲治病后,秦洛就成了全世界媒体的宠儿。
  每一家媒体都想要他的独家专访,每一家媒体都希望把他的照片放在报纸的头版头条-------
  今天,秦洛将主动召开一个盛大的媒体见面会,并且要将他对玛瑞太太初诊的结果向媒体公布。
  之所以称之为盛大,是因为秦洛并没有特定的邀请哪家媒体,他们只是把这个消息发布出去,并且说任何感兴趣的媒体都可以来参加。
  秦洛把媒体发布会的地点选择在了杰斯特先生的居所门口,这样,媒体记者们就会自动的向那边靠拢而不是一味的守在秦洛的小楼门口。另外,玛瑞太太就躺在里面,在哪儿召开新闻发布会更有说服力一些。
  发布会选择在上午十点钟,时间还没有到,杰斯特家门口就聚集了大批量的媒体记者,把他们的居所门口给挤得水泄不通。
  杰克逊都快要气疯了,他见到秦洛的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要召开发布会?为什么你们事前不和我们商量一下?”
  听了林浣溪的翻译后,秦洛笑着反击,说道:“杰克逊先生,难道我们没有权利和记者朋友见个面吗?难道说你把我们圈禁起来了吗?我是来为你的母亲治病的,我不是你的犯人。请你明白这一点。”
  富兰克林担心谈话陷入僵局,秦洛拍拍屁股就走人,赶紧站出来缓和气氛,笑哈哈地说道:“秦洛先生,你误会了。总统先生的意思是召开媒体见面会这么大的事情你应该和他以及玛瑞太太的家人商量一下,他们都是病人的家属,有权知道这一切-----更何况你的发布会主题是要公布病人的诊断情况。”
  “原来是这样。”秦洛理解的点头。说道:“我只会说我所知道的情况,我不知道的情况是绝对不会乱讲的。而且,我手里有其它医生的诊断结果------我想,媒体应该知道这一些吧?”
  杰克逊非常不解的看着秦洛,说道:“你找到治疗我母亲的办法了吗?”
  “没有。”秦洛摇头。
  “没有?”杰克逊又觉得自己体内的火气上升。他觉得自己应该要找个女人来泄火了。“没有找到方案,你对那些记者说什么?说你没办法治疗?”
  “是的。”秦洛肯定的点头。“我正是要告诉他们,玛瑞太太的病无药可治。”
  “--------”
  听到秦洛这么说,杰克逊突然间找不到‘拒绝’他召开媒体见面会的理由了。这不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吗?
  他原本以为是自己亲自宣布这个‘让人难过的消息’,没想到的是,竟然是秦洛自己站出来向大家公布这一切。
  这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也太让人怀疑了。
  杰克逊看向富兰克林,他的头号智囊对着他点头,他非常遗憾的说道:“秦洛先生,我一直对你寄予了很大的希望。我希望你能够成功,能够治疗我的母亲-----没想到你那么快就放弃了。我真的感到很遗憾。不过,我欣赏你的坦白。你能够那么快的告诉我你们遇到的难题,这让我非常感激----因为你们没有用我母亲的身体做实验田。”
  “我是有责任感的医生。”秦洛被他夸得很不好意思,笑呵呵的说道。
  于是,在杰克逊副总统亲自赶去‘相邀’的情况下,秦洛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来到发布会的现场。
  “谢谢大家来参加我的媒体见面会。”秦洛笑着说道。林浣溪很尽职的把他的话用英语翻译出来。
  台下的记者们一个个的举起话筒和相机,希望捕捉到秦洛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
  “正如我刚才向杰克逊先生所讲的那样,玛瑞太太的病无药可医。”秦洛说道。
  轰------
  听到林浣溪的翻译后,台下一片哗然。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