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章、因为你的头发不够长!

  第1255章、因为你的头发不够长!
  伯爵的身体像是棵大树,傅风雪那么用力一扯,一只手臂就从肩胛骨脱落。[www.ZhuiXiaoShuo.COM]
  号称铜墙铁壁的爆骨也没能阻挡的了傅风雪,他的动作看起来是那么的轻松随意。
  那断了皮肉和骨头的伤口血流如泼,转眼间就在地上汇聚成一条小溪。
  小溪的源头不断蔓延,灌溉着这公园里的花花草草。
  傅风雪用伯爵的断臂一‘棍’砸飞金童后,甚至都没有回头看过一眼。
  他把那只断臂丢在地上,看着伯爵说道:“华夏有句谚语,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把身体练成铜墙铁壁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愚蠢之极。”这算是今天晚上傅风雪说过的最长的两句话了。
  说完这些话后,他不顾伯爵的拼命挣扎,也无视他惊吓到极点的猥琐表情。
  那只卡住伯爵脖子的右手猛地用力,再用力------
  咔嚓咔嚓------
  伯爵的脖子突然间细小了一圈,他那只大手握住的位置筋骨尽断。没有了骨架的支撑,他的脖子就软绵绵的耸拉着。
  他的手一松,伯爵的身体就轰然倒地。
  一代枭雄,就此身亡。
  更神奇的是,倒地之后的伯爵身体再次响起‘咔啪咔啪’仿若炒豆子一样的声音。
  然后,他的身体开始缩小缩短,最后又变成了和之前一样的小老头。
  原来,这爆骨是靠一股‘力气’来支持。人死之后,精气神全部消失,没办法再维持爆骨的状态,它就自然恢复原状。
  解决掉伯爵之后,傅风雪又转身向金童走过去。
  金童的脸上血肉模糊,就像是从天空上掉下来脸先着地一样。
  刚才他从后方飞扑而来,准备偷袭傅风雪时,没想到他竟然用一条血淋淋的手臂来攻击自己,更让金童骇然的是,那条手臂是伯爵的。
  在他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时,他的脸就中招了。
  没办法,身体前扑时,脑袋是冲在最前线的。
  于是,他的脸就被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棍。
  头晕眼花。
  狰狞恐惧。
  仇恨以及不甘-----
  他的面部表情是如此丰富,那张英俊绝伦的脸变得犹如地狱里爬上来的噬肉恶鬼。
  看到傅风雪一步步的走近,金童有心想要站起身反抗。
  可是左腿骨头骨折,勉强支撑起身体,也没有了还手的余地。
  第一次,他感觉的到死亡如此接近。
  这个青衫长发的家伙就像是个恶魔。只有传说中的恶魔才会有这样的面孔,这样的气质,这样的-----实力。
  “我不会让你杀我。我不会让你杀我。”金童厉声吼道。他戴着手套的手伸向自己的喉咙,只听‘咔啪’一声,他的身体就倒在了地上。
  他用这双手套掐断了无数人的脖颈,讽刺的是,在死亡前的最后一秒,他掐断了自己的脖子。
  傅风雪的脚步停止了,看着地上的尸体面露欣赏。
  那块笼罩着他们的黑绸飘飘荡荡的落下,当傅风雪重见天日-----不,是月亮时,面前也只有耶稣和红衭这两个活人了。
  耶稣知道伯爵和金童两人钻进黑绸里去阻挡傅风雪,现在傅风雪出来了,而黑绸落地的地方隐约的显现出两具尸体后,耶稣就知道了战果。
  他满脸崇拜的看着这个身材高大的东方男人,说道:“他们都逃了。红衭受伤,我没敢去追。”
  其实耶稣身上也负伤了,只不过没有红衭那么严重而已。
  再说,做为一个男人,他总不好意思在另外一名强者面前说自己受伤了,所以没去追击敌人------
  “他让你们回去。”傅风雪说道。
  说完这句话便飘然而去,甚至都没认真看过耶稣和红衭一眼。
  耶稣有种很受伤的感觉,说道:“我们到底是不是一个战线的啊?”
  然后,他对站在身后的红衭说道:“你说,我适合不适合走他这种路线?”
  “不适合。”红衭说道。
  “为什么?”耶稣很受打击。
  “因为你的头发不够长。”
  “--------”
  -----------
  ----------
  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音响起,让正处于睡眠状态的紫罗兰夫人很是气愤。
  但是,她却没有把自己的火气发泄出来。因为她很清楚,身边的人都知道她睡觉不喜欢被人打扰的脾气。如果有人敢来打扰的话,那就一定有着不得不来打扰的理由。
  她从床上跳起来,捡起地上的一条红色薄纱披在赤裸着的身体上面,然后走过去拉开房间门。
  啪----
  她一巴掌煽在门口那个男人的脸上,说道:“我知道你有理由。但是我很生气。”
  被打的男人一动也不动,只是躬身禀报道:“夫人,伯爵战死。”
  “什么?”紫罗兰夫人大惊。
  “刚刚收到的消息,伯爵率领属下的金童玉女鬼影和魔术师去狙杀耶稣,东方战神傅风雪出现救援,伯爵金童战死,鬼影被斩断一臂,现在生命危在旦夕。只有魔术师和玉女还保留着战斗力------”
  “愚蠢。”紫罗兰破口大骂。“愚蠢之极。伯爵这个老不羞狂妄自大,死不足惜。带着其它人去送死,罪不可恕。我要是皇帝,即使他这次不死,我也要亲手把他击毙。”
  “--------”
  紫罗兰诅咒了几句之后,冷笑着说道:“我屡次告诫,一定要让皇帝亲自出手。甚至还把傅风雪的资料送到他手上,没想到他仍然不防-----自从跟了皇帝后,无论是欧洲美洲都没人敢和他做对,是不是他就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二了?他难道不明白自己的身份?他只是皇帝的一个奴才。一个狗奴才。”
  “--------”叫戴谱的男人低着脑袋,一句话也不敢接腔。
  紫罗兰走进客厅,打开酒柜给自己倒了杯角斗士之血,一口把它饮尽后,说道:“那么明显的诱敌之计,他竟然都会上当?”
  “姓秦的小子带着东方战神来美国,可是他心里非常清楚,仅仅靠傅风雪一人是不可能抗衡皇帝地力量的。于是他把耶稣和那个喜欢放毒的女人丢出来作饵,目的就是为了引诱伯爵出手。这么简单的诱敌之计,伯爵竟然上当-----现在皇帝带到美国的六大战将非死即残,只剩魔术师和玉女两人可以战斗。此消彼涨,皇帝倘若出手,将会面对秦洛那小子的合围-----这个时候,就算是皇帝也不一定就能占到便宜。如果伯爵知道收敛,等待皇帝率领他们前去围攻,哪里还会有他们活命的机会?”
  “皇帝会不会出手?”戴谱问道。
  “不知道。”紫罗兰又倒了一杯烈酒。“我没见过他。甚至,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美洲。”
  “夫人,现在我们要做些什么?”
  “第一,推动媒体对秦洛治疗玛瑞太太的情况进行报道。但是一定要小心谨慎,提防我们的媒体被他所用。另外,掌握几家媒体在手上,无论如何,它都要为我们的利益服务。”紫罗兰快速的发布命令。
  “是。夫人。”戴谱答应着说道。
  “第二--------”紫罗兰夫人看着酒杯里腥红如血的液体,说道:“皇帝的战将损失惨重,他现在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吧?我想,这一次他会主动来找我的。”
  “紫罗兰夫人果然名不虚传。”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说的是一口地道的法语,法国贵族常用的法语发音。“不愧是全世界仅有的两名五星级执事官之一。”
  别墅的门被人推开,一个满头红发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皇帝?”紫罗兰夫人惊呼出声。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