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3章、卡住了他的喉咙!

  第1253章、卡住了他的喉咙!
  白鹤飞舞,遮挡了傅风雪的视线。[WWW.ZhuiXiaoShuo.COM]
  而且,这些纸鹤身上带着一种无色无味的迷药,在它们挥动翅膀的时候,那些迷药便随着空气被人悄无声息的吸入。
  傅风雪不知道这种迷药的药效是怎么样的,但是,他只能屏住呼吸避免中招。
  更让人吐血的是,纸鹤抖动翅膀的时候,还有如鸟粪一样的粒状物体弹射出来。即便它不能伤人,也足够的让人恶心。
  不得不说,这些纸鹤给傅风雪造成了一些干扰。
  但是,这并不是他放弃杀人的理由。
  他闭上了眼睛,屏住了呼吸。
  长剑为刀,大力向前面的鬼影砍了过去。
  很明显,他根本就不把左边攻来的伯爵和右边袭来的金童放在眼里。
  嚓嚓嚓嚓-----
  剑刃斩裂空气,也斩断了胆敢挡在前面的纸鹤。
  他以一往无前的决绝姿势杀向鬼影,不斩敌首誓不还。
  杀气。霸气。狠气。
  三气合一。
  即便是鬼影这种杀人如草的家伙看到了攻过来的傅风雪,也有种心惊胆寒小腿战战的感觉。
  “这位大叔-----我们没什么生死大仇吧?”
  不得不说,鬼影也是一代枭雄。
  如果不是托庇到皇帝名下为奴的话,他也能够建立一番让同行瞩目的功绩。当然,在他成为皇帝战将之前也是赫赫有名的影子杀手。
  生死关头,他的潜力全部爆开。
  他没有后退。后退是死路一条。
  他前进。
  直挺挺的,以他所能发挥出来的极限速度冲向了傅风雪。
  不得不说,这一招堪称绝妙。
  因为,在傅风雪前扑,鬼影前冲的情况下,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不,应该说是成了负距离。
  因为鬼影冲到了傅风雪的身后。他从傅风雪高高跃起的跨间钻了过来。
  虽然这一招很屈辱,可是,却保住了他的性命。
  当然,这么说言之过早。
  如果说这样就能避开傅风雪凌厉一斩的话,那就太小觑傅风雪了。
  他一点儿也不意外鬼影的选择,如果他没有做出这样的选择,反而选择骄傲的死去------好吧,我尊重这样的英雄,我喜欢这样的对手。
  按道理讲,鬼影到了他的身后,他应该放弃这次攻击或者说及时转身回救才对。因为处于他身后位置的鬼影随时都能够给他带来致命的伤害。
  可是,如果讲道理的话,他就不是傅风雪了。
  他的身体在空中借力,长剑一百八十度的回璇转身。
  嚓------
  利刃入肉,鬼影的后背再次中了一剑。
  他的前半身钻过去了,后背还在傅风雪的攻击范围之内。
  剑尖透背而去,从前胸出现。
  傅风雪只需要再用力一搅,就能够把鬼影的内脏给搅的粉碎。
  可惜,他已经没有了时间。
  伯爵一拳轰向他的脑袋,金童戴着手套的拳头轰向他的胸口。如果他不做出应对的话,就要被他们所伤。
  他脱手弃剑,左右手握拳同时轰去。
  哐-----
  伯爵的拳头发出咔啪咔啪的响声,身体向后倒飞而去。金童就比较凄惨一些,他没有‘爆骨’的防护能力,即便戴着手套,可他的骨头还是像他折断-----不,粉碎了一般。痛得他几乎没办法呼吸。
  咔嚓咔嚓------
  金童飞的又快又高,落在一块大树上。没办法攀附住树干,身体重重地向下坠落,连续压折了好多青叶嫩枝。
  在和傅风雪对拳的那一瞬间,伯爵的爆骨已经发挥到极致。所以,傅风雪那无坚不摧的铁拳对他的伤害性较小一些。
  即便这样,在那股磅礴大力狂涌袭来的时候,他还是察觉到了和这个东方人的差距。
  他的身体连连后退,直到撞在一棵大树上才艰难的停了下来。
  刚才对轰的右手微微的抖动,就像是患了麻痹症似的。
  “东方战神。”他看着傅风雪,叫出他的名字。
  他才从戴谱那儿看到了他的资料,没想到这么快就和他对战起来。
  紫罗兰夫人一再要求去拜见皇帝,要求皇帝亲自出手,当时他还有点儿不以为然。
  现在才知道,他确实值得皇帝出手。
  就在刚才,他和金童、魔术师三人围攻,还被他捅了鬼影一剑。要是让他一一击败的话,自己这些人哪里还有活路?
  他们这些战将和他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即便这种想法让人很难以接受,可伯爵却不得不这么想。
  这样一来,他心中就有了撤退的念头。
  既然非敌,那就不能让自己的同伴全都死在这里。
  他吹出口哨,这是他们彼此之间的联系方式。
  在傅风雪一剑刺穿鬼影的身体,一拳轰飞伯爵和金童之后,魔术师就成了攻击傅风雪的主力军。
  他身上穿着的那件燕尾服就像是个百宝箱似的,能够不断的从中摸索出东西出来。
  他那戴着白手套的手用力的一搓,一条红绸便出现在两手之间。
  他提着红绸的一端用力一抖,那条红绸就变成了红棍。
  他手持长棍朝着傅风雪扑过去,一棍砸向他的脑袋。
  傅风雪伸手一探,红棍便到了他的手里。
  魔术师用力拉扯,红棍动也不动。
  他往红棍上吹了一口气,那红绸变成的红棍便燃烧起来。
  火势凶猛,转眼间便从他手握的这头烧到了傅风雪所握的那头。
  傅风雪这才松手,那红棍变软化成了绸带燃烧着掉落在地上。
  “仅此而已?”傅风雪看着魔术师问道。
  这个家伙的招式都不是很危险,可是却给他带来了非常大的困扰。因此,他心生战意。
  他希望他表现的更强一些,这样杀死他的时候也就更加的爽快一些。
  魔术师没有回答,不知道是不想回答还是根本就听不懂傅风雪的话。
  把头顶的礼帽摘下来,伸手往里面一掏,一团烟雾缭绕开来,很快的就把傅风雪包围其中。
  紧接着,他又伸手往帽子里一套,一块丝帕出现在手上。
  然后,他双手各提着方帕的一角用力的挥舞。
  那丝帕竟然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很快的就扑天盖地的都是,把傅风雪给牢牢地罩在里面。
  没有了对手的耶稣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刚才就是这东西把他们给罩起来了。难怪他们的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了。
  “撤退。”伯爵大声吼道。
  他的骨头再次发出咔啪咔啪的响声,然后掀开黑布的一角就冲了进去。
  于此同时,金童也从另外一边钻进了黑布里面。
  显然,他们要在这黑布里面把傅风雪给拖住,好给其它的同伴逃命的机会。
  “杀。”伯爵此时真是杀红了眼----假如他有眼睛的话。他的表情狰狞,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暴戾之气。
  他知道自己很可能永远的躺下来,但是,做为这些人的首领,他没有自己逃回去的理由。
  一个人抱了必死之心,那么他所能呈现出来的战斗力和毁灭力就格外的惊人。
  在这块黑布里,所有人都是瞎子。所以,同样是瞎子的伯爵就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
  他的身体全面启动,以自己的身体为武器,狠狠地朝着傅风雪撞了过去。
  金童不肯也不能让伯爵一人冒险,即便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东方人的对手,可是,他也得不要命的冲上来------如果伯爵死了,他更没有逃脱的可能了。
  一左一右,两个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人同时攻向了傅风雪。
  傅风雪不闪,也不避。
  安静的等待着。仿若等待收割生命的死神。
  伯爵冲来了,他的身体近在咫尺,他那空洞的眼睛让人恶心。金童也冲到了,他爆发的吼叫,他身上带着的香水味道----
  嘎!
  伯爵冲刺的动作停止,身体从动态变成了静止。
  傅风雪伸出一只手,那只手掐住了伯爵的喉咙。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