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八大战将之魔术师!

  第1249章、八大战将之魔术师!
  啪------
  清水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水花四溅,却没有电视电影中毒药落地时表现出来的‘磁啦啦’冒白烟的情景。
  咔嚓------
  随之甩出去的还有那只盛水的杯子,玻璃杯砸在不远处的桌子上,发出破碎后的响声。
  而耶稣和红衭在逼退众人的瞬间,飞一般的向酒吧内部冲过去。
  伯爵知道自己这些人被耍了,这杯清水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毒液。
  他的爆骨状态已经完成,身高虽然不及金童,但是要比鬼影和玉女还要高一些。
  大手一挥,吼道:“杀。”
  人便紧跟其后的冲了出去。
  鬼影没有发声,却后发先至,跑到了伯爵前面。
  最后面的才是金童玉女,两兄妹在速度上没有优势。
  红翰一脸冷静的看着离开的众人,颇为遗憾他们没有砸碎自己的桌椅壁画什么的装饰品。
  他从吧台下面摸出一个牛皮本,在上面写下这样的文字:耶稣,蓝血一杯。欠两千美金。
  想了想,又写道:耶稣同伴,打碎玻璃杯一个。欠两百五十美金。
  “美丽的小姐,苏打水免费,可是玻璃杯是要收钱的。”他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牛皮本本给收好,生怕被人给顺了去。
  耶稣显然对这酒吧的地形十分熟悉,他冲在最前面带路,转过两条走廊后,然后一头撞进了男厕所。
  红衭跟在其后,一边跑还一边伸手从怀里的一个小布包里面摸出一把把白色粉沫洒出去。这给身后追击的几人留下了无穷的隐患,他们必须要先避开这些白色粉沫才能前行,耽搁了不少时间。
  红衭跟着跑到男厕所门口,看了看墙上的图标又退了回去,喝道:“快出来。”
  耶稣闪电般的冲过来,抓着她的手臂就往里面跑,说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这些做什么-----再说这厕所里面没人。”
  “我不是怕里面有人。”红衭随手甩出去一把粉沫,说道:“我是怕进入厕所无路可逃。”
  “不用担心。”耶稣一脚踢开一间厕所门,钻进厕所之后,在墙上一阵摸索,那厕所的后墙竟然发出嘎吱的响声。
  哗啦------
  墙壁向两边分开,无端的分出来一条狭窄的通道。
  耶稣推着红衭出去,自己这才从通道里跑出来。
  红衭没有立即离开,等到耶稣出来后,把手里早就抓好的两把粉沫狠狠地往那格厕所间里丢过去,把已经追上来的伯爵硬生生的给挡了下来。
  吼-------
  两人跑远,还听到伯爵愤怒的吼叫声。
  穿过厕所后墙,就是一个不知名的公园。
  两人大步往公园跑去,只要进入那密林丛生的地方就可以摆脱对手的追杀。
  可是,他们想的还是太简单了些。
  正当他们埋头快跑的时候,一道燃烧着的火墙迎面扑来。
  两人大惊,怎么会有人挡在他们的前面呢?难道伯爵在这酒吧后面也有埋伏?
  也只是一眨眼的时间,火墙就到了跟前。
  耶稣和红衭翻身倒地,火墙从他们的头顶窜过去。
  他们能够感受到那灼热的温度,就像是要把皮肤给点燃一般。
  两人的身体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无数的铁钉就密密麻麻的扎了过来,就像是下了一阵钉子雨似的。
  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这个对手的手段重出不穷,就像是把耶稣和红衭两人的反应全都计算在内一般。
  两人惊慌失措,连续几个很不雅观的鲤鱼打挺让他们脱离这铁钉子的笼罩。
  铁钉大力的扎向水泥地板,叮叮铛铛的响声不绝于耳。
  红衭身材矮小,反应也足够的灵敏,选择翻滚的方向也正确,所以能够全身而退。耶稣的反应也很快,方向也没错-----可他的块头实在是太大了。
  他在倒退的时候中镖,两根铁钉子扎在了他的小腿上。
  两人一左一右的分开,一脸警惕的扫描着四周。
  没人?
  正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刚才他们站立的位置还有月光,还有灯光透射过来的微弱光芒。他们的眼睛能够依稀辨物,能够模模糊糊的看清公园里的花树路径。
  但是,现在突然间变成了漆黑一片。整个世界都被黑夜吞噬了一般。
  他们的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光点儿,没有任何可以辨别的物体。那山那树那花花草草全都消失不见。
  “小心。”耶稣任由那小腿血流汩汩,却不肯蹲下身体去看上一眼。这样的情景太诡异了,他们时时刻刻都可能会遇到袭击。
  而且,防不胜防。
  耶稣才刚刚提醒完毕,就感觉有东西伸向了他的胸口。
  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眼前的空气被撕裂被搅动过一般。
  他一拳轰了过去,却落空了。
  然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仍然是黑色弥漫,仍然是无迹可寻。
  砰————
  红衭的后背被人蹦了一脚,身体向前踉跄扑去,连续跑了几步才勉强站住。
  刚刚停稳,就把手里抓着的一条毒蛇甩了出去。
  毒蛇掉在地上,发出嘶嘶的叫声。
  “有东西挡住我们的视线。”红衭大叫。如果没有东西挡在外围的话,她大力甩出去的毒蛇不可能那么近的距离就落地。而且,这些蛇都经过她的特殊培养,只要自己给它指明了目标,它们立即就会发动攻击,不死不休。可是,现在它却盘在地上不动弹,就像是不知道目标人物在什么位置似的。
  “你现在才看出来吗?”耶稣苦笑着说道。他故意不点破,就是希望对手以为自己不知情。再像上次那样的偷袭,然后自己就能够‘攻其不备’。可惜,他的计算被红衭的提醒给打破了。“上帝存在的地方,它就是天空的主宰。天色不可能突然间变得这么黑暗的。只有地狱才是这样。”
  他从腰间抽出皮带,一把银光闪闪的软剑出现在他的手上。
  他身体前扑,挥剑飞舞狂斩。
  嗖嗖嗖-----
  一片片黑色的幕布被他砍落了下来,他们的眼前又变得清明。
  “哦。上帝。”耶稣惊呼。他宁愿自己躲在幕布里什么都看不到。
  因为,此时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伯爵、鬼影、金童、玉女,还有一个身穿黑色燕尾服、白色的衬衣、脖子上系着一条漂亮蝴蝶结的高个子。他用一顶黑色的礼帽遮住了脸,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所以,也没办法分辨她的性格。
  当然,如果从胸部上看过去的话,应该是女性------这种辨别方法又不绝对。毕竟,现实中有很多女性的胸部比男人还要一马平川。
  “这位一定是魔术师先生了吗?”耶稣看着燕尾服问道。刚才的火墙、铁钉以及漫天笼罩的黑幕显然都出身他的手笔。
  燕尾服微微鞠躬,脱帽致意。
  因为他脱帽子的时候是低着脑袋的,所以,别人仍然没办法看清他的长相。这让耶稣心里颇为遗憾。
  都说皇帝的八大战将里,伯爵的实力最强,鬼影的速度最快,竹本无心最狠,金童玉女最出风头。而魔术师则是最神秘,和皇帝一样的神秘。
  现在,他们为了剪除自己,竟然把神秘的魔术师也给派了出来。
  “耶稣,我说过,我今天誓要把你留下来。”伯爵冷笑连连。“你知道我会用什么办法来杀死你们吗?”
  他指着耶稣,说道:“我会剃光你的头发,剥了你的人皮,然后把你切成一块块的喂狗-----当然,为了让那些野狗吃得更香一些,我会把你煮熟并且放上香料。”
  他又指着红衭,嘎嘎地笑着,说道:“至于你嘛-----漂亮的小姑娘,看到你细皮嫩肉的我非常喜欢。我会对你温柔一些。很温柔很温柔。”
  耶稣很是不满的说道:“伯爵先生,早前听闻你杀人一视同仁。现在怎么如此不公?在上帝的面前,男女平等。”
  “上帝?”伯爵冷笑。“上帝管不了地狱。我们的所在,是修罗地狱。”
  “做为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我死后会上天堂。”耶稣认真的说道。
  “你去哪儿------那是你死后的事情。”伯爵眼里闪烁着嗜血的红光。“我要做的事情就是-----送你们去死。”
  他一顿,想到耶稣没理由在这个时候和自己说这么多废话。
  很是恼怒地说道:“死到临头还在故意拖延时间,难道你以为还会有人来救你们吗?”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