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刺龙!

  第1230章、刺龙!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用来形容大头是最适合不过了。
  因为家境贫寒,所有的苦全都吃过,所有的难全都受过,所以,他更懂得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www.ZhuiXiaoShuo.COM]
  现在的他幸福吗?幸福。
  训练刻苦算什么?他当初在工地给人搬砖块的时候难道就不辛苦?杀人饮血又算什么?那种使尽全身力气却看不到出路的悲情才更让人绝望。
  现在的他是军人。是保家卫国的军人。说出去,那可是能够让全村子都羡慕嫉妒恨的职业。铁饭碗。因为这事儿,他的父亲还特意回老家祭拜了祖先,说这是他们家祖宗显灵才有的好运气。
  大头显然不这么认为。他感谢秦洛,感谢离,感谢军师,感谢龙王-----感谢每一个帮助过他的人。他不知道用什么感谢,就只能全心全力的照顾他们,保护他们。即便失去自己的生命也在乎不惜。
  自从他上次在花田跑马场的火堆里把秦洛救出来而烧伤皮肤后,就一直住在这家疗养院养伤。其实他的伤早就好了,新生的皮肤已经能够适应外面的气候和环境变化。可是,他仍然被秦洛留下来了。秦洛的意思很明显,就像是保护自己一样保护龙王。
  当然,秦洛没有说这句话。也不用说。这是他自己对自己说的。
  龙王是什么人?是秦洛的师父,是离的义父,是军师火药小李探花还有自己的上司,更是龙息的灵魂。
  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大头进入龙息的第一天就知道了。
  其实,大头并不用这么小心。因为龙王的入住,闻人牧月亲自过问下,闻人家族的疗养院进行过软件和硬件的全面升级。又抽调了一批精兵强将过来守护,现在的锦鲤并不比龙息的龙王小院差上多少。
  可是,大头就是不放心,
  他白天休息,因为他知道没有人敢大白天跑来刺杀龙王。到了晚上,他就整晚整晚的等着。他的眼睛闭上了,但他的大脑一直清醒着。和衣而眠,枪不离手。
  若有来犯之敌,必将其格杀。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一个月又一个月过去了。虽然紧张,但是平安。无论是白天黑夜,都没有任何人来打扰龙王的清静。
  即便这样,大头仍然没有任何松懈。
  果然,今天晚上就让他发现了异常。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睡觉,所以杀手在进入小院的时候他就听出声音。不过,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侧身躺着,聚集起精神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他在等待。等待他的动机。也等待他的下一个步骤。
  当杀手靠近窗边,当杀手拿小刀划玻璃的时候,他就已经蹑手蹑脚的出现在了窗户边沿。
  然后,在他准备‘吹毒’的时候,大头出声说道:“不用这么麻烦,我们已经醒了。”
  ----------
  ----------
  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是什么?
  不是你迷倒一个少女正准备提枪上马时她突然间清醒,而是你准备迷倒两个男人切菜割肉时他们突然间出现在你面前。
  人吓人,吓死人。
  黑衣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后退逃跑,而是身体前扑,狠狠地撞向窗户上的玻璃。
  刚才他就留意过,这玻璃后面没有铁条和防护网,撞破玻璃就能够进入房间。
  进入房间,他就距离目标更近一些,就有了将其击杀的机会-----
  咔嚓-----叮当------
  玻璃支离破碎,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就算是这风雨交加的夜晚,也能够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黑衣人知道,这下子外面的明桩暗哨就全部被自己惊醒了。不出意外的话,很快这间小院现在被团团围住。
  现在是逃离的最好时机。趁他们还没有形成合围之前。
  不管了。先完成任务再说。
  正如他预想的一样,在他用身体大力撞击之下,玻璃,不,整个窗户连带着木架都被他撞了下来。他的身体落在了室内的地毯上,窗框和破碎的玻璃像是一把重锤和无数细小犀利的暗器一般飞往刚才说话的男人。
  他的这种疯狂行为让站在屋内窗边的大头也吓了一跳,他以为自己出声之后这个杀手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即逃离。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他突然间跃起向自己撞过来,在自己发现情况不对想要摸枪反击的时候,那被他撞掉的窗框和玻璃就飞袭而来,比离的飞刀还要恐怖一些------离丢飞刀只能丢一把或者几把。像这样密密麻麻的玻璃渣子才是让人防不胜防。
  他能做的只有冲到床边,掀开一条被子拼命挥舞,那重大的窗框和细碎的玻璃全都被他用被子给挡了下来。
  一波才刚平息,一波又来侵袭。在大头才刚刚挡下碎沫玻璃的时候,一把匕首已经快速刺来。
  迅猛无声,又凶又急。
  仅此一招,便可见杀手的身手不凡。
  当然,如果他身手差劲儿的话,也不可能潜进这重重守护的闻人家族疗养院直到现在才被人发现。
  大头不闪不避,而是把手里的被子往前一丢。这摊开的被子就像是一块大幕,一下子就挡住了杀手的视野。
  大头迅速转移身体,从侧面一脚踢出。
  哐-----
  大头的小腿和杀手的小腿撞击在一起,对方在他丢被子的时候也做出转移身体的动作,两人的反应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相信龙息队员的人品,大头甚至会怀疑这个杀手是龙息的人伪装的。但是,他知道这不可能。
  而且,龙息队员里面也没有谁有和这个杀手一样高大的身材。
  小腿一碰便收,在被子掉地的那一瞬间,杀手再次持刀刺向大头的眼睛。
  大头还没来得及完全收回来的右脚脚尖一踢,那上面扎着不少玻璃渣子的被子又被他踢了起来,呼呼的往杀手盖了过去。
  杀手当然不能让这被子给自己盖住,在自己视线被阻或者身体出现束缚的时候,面前的这个家伙能够把自己杀死好几回。
  匕首回收,对着被面连划数刀。
  嗤啦-----
  嗤啦-----
  他手持的果然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好刀啊,切割起柔软的被子起来竟然毫不费力。就连声音都是这么轻飘飘的,毫无迟钝感,可见它的锋利程度。
  十几刀下去,一张被子被他切割成几十块。块块飘落,棉恕飞舞。
  在这雪白的天鹅绒世界里,大头一拳轰向杀手的胸口。
  大头快,杀手更快。
  在大头的手还没有接触到黑衣人的胸口时,他竟然就已经收刀回救,刀尖瞄准大头的拳头,加速直刺。
  也就是说,如果大头这一拳继续砸下去的话,会先被这把匕首给刺穿手掌。
  敌变我也变。
  大头没有趁势收拳,而是化拳为掌,选择迂回路线去扣杀手的手腕。
  杀手再变招。大头亦变招。
  两人围绕着一把匕首的主导权开始了争夺,而双腿也没有嫌着,哐哐哐的撞击声音不绝于耳。
  哐-----
  一记大力的膝盖碰撞后,两人的身体各自后退了两三步。
  匕首仍然在杀手的手里,大头竟然没能趁势抢走。
  “你是谁?”大头声音阴沉的问道。
  杀手没有回答大头的问题,揉了揉膝盖后,顺势就往套房的里间冲过去。在刚才对攻的时候,他就已经偷偷摸摸转移了方向,让自己站在了通往里间的门口。
  那儿住着龙王。他的目标。
  “找死。”大头怒吼。胜负未分,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想抛弃自己去伤害龙王。
  这是藐视。赤裸裸的藐视。
  一把黑色的手枪闪电般的出现在手心,抬手就是一枪。
  砰-----
  子弹打在墙上,发出冷硬的响声。墙壁被剥落出一大块皮,还有一个极深的孔洞。
  而杀手-----已经失去了他的身影。
  大头俯身狂奔,满心怒火的追了上去。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