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爸爸,我为你感到骄傲!

  第1224章、爸爸,我为你感到骄傲!
  “帮谁?”这个问题还真是把陈思璇给难住了。帮厉倾城教训林浣溪?这不可能。帮林浣溪对付厉倾城?这也不象话。[WWW.ZhuiXiaoShuo.COM]
  陈思璇烦躁的说道:“帮谁我不知道。反正不是帮我。”
  厉倾城笑眯眯的盯着陈思璇,笑着问道:“怎么?你也想加入进来?”
  “我呸。”陈思璇否认。“姑奶奶虽然没你长的那么祸水,但是怎么着盘子也算端正,身高腿长的,还怕钓不到一个金龟婿?用得着抢自己姐妹的男人?”
  厉倾城就笑,说道:“抢这个字用的不好。现在的二奶都聪明,给钱就行了,谁还要那个名份啊?没听说过吗?老婆是佣人保姆洗衣机,情人是上司女儿银行卡。”
  “你就酸吧。”陈思璇不给面子的揭穿。“让你和她的身份对调一下,你换不换?”
  “我警告你,打人不打脸啊。小心我和你急。”
  外面喧哗吵闹,大屏幕上在播放着米紫安之前的演唱会盛况剪辑,断断续续的口号声此起彼伏,时不时有情绪激动难以自制的男人或者女人尖着嗓子喊‘米紫安,我爱你’,震耳欲聋,响彻全场。
  可是,包厢里却像是与世隔绝一般,自成一个独立静谧的小天地。
  林浣溪不说话,秦洛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王养心和耶稣都是人精,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出声掺和。
  只有贝贝一脸不解,看看秦洛,又看看林浣溪,说道:“爸爸,妈妈,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呀?”
  “你想听什么?”林浣溪把贝贝抱在怀里,问道。
  “你们说什么我都喜欢听。”贝贝撒娇的说道。“你们不觉得----大家都不说话,坐在这儿像是个大傻瓜吗?”
  一群人笑,连林浣溪的嘴角也扬了起来。
  秦洛暗松一口气,希望这件事情没有影响她的心情。
  突然,会场陷入了黑暗,只有舞台上有昏黄的一盏小灯提醒大家‘不用跑,这不是停电’。
  轰------
  电子屏幕上,五彩的烟花爆开,然后是一圈一圈激荡的几何音乐跳跃翻滚。
  会场里传来一个女人略微沙哑却充满蛊惑性的声音,一个满头小辫子的女人在高空中游荡,仿若暗夜精灵。
  哗------
  全掌声如雷,这场盛会的女主角米紫安炫丽出场。
  受到这整体情绪的感染,秦洛等人也跟着鼓掌。
  “这是《热火》。”王养心解释着说道。“米紫安就是靠这首歌一炮而红。她在这场演唱会上把它放在第一首,看来有点儿意思。”
  “原来是《热火》啊。”秦洛想。他还真不知道米紫安唱的是什么歌。
  随着音乐的节奏,升降台缓缓降下,把米紫安送到了舞台上。
  今天的米紫安和以往不同,以前她是劲歌热舞,歌妙舞绝,相得益彰。一次次的把观众的情绪抛向高空。
  今天她只是轻轻的走动,安静的唱歌。这给人一种错觉,好像摇滚小天后米紫安突然间变成了疗伤情歌代言人梁静茹似的。
  观众刚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有着嘈杂的听不真切的不满声音。随着米紫安的深情演绎,那些嘈杂和不满全都消失不见,每个观众都像是走进了米紫安的内心世界。
  一曲结束,掌声如雷。
  其实,不跳舞的米紫安在舞台上的表现也很好,非常非常好。有另外一种另类张扬的-----小女人味道。
  “对不起。我不能跳舞。”米紫安说道。大屏幕上显现出米紫安歉意的脸。“一个星期前,在排练的时候,我的腿受伤了。医生说让我休养三个月------”
  “啊-------”
  台下响起观众的呼声。
  “安安,你怎么上台了?你的伤加重了怎么办?”
  “安安,不用急。我们可以等。三个月算什么?我们愿意等你三年、三十年、三百年------”
  “安安,你要保护好自己啊?我爱你胜过我老婆-----不,我爱你就像爱我老婆-----老婆,你别掐了行不行啊?我就是表达一下对安安的关心。”
  ---------
  米紫安的手和嘴巴做出一个‘嘘’的动作,台下观众立即全部噤声。
  这一幕让秦洛看得目瞪口呆。他开记者招待会的时候,都气得想要拍桌子了,台下那些王八蛋还在各说各的-----
  “这些不会都是托吧?”秦洛不无恶意的想道。不然的话,他们怎么会那么听话配合?
  没追过星的秦洛同学不懂,他不知道偶像的魅力到底有多大。
  “但是,一个星期后,我就站在了舞台上。”米紫安接着说道。“我要感谢一个人。你们也同样应该感谢。因为是他把三个月的康复时间缩减到一周,是他让我没有推迟或者取消这场演唱会,是他-----让我能够站在这儿听到你们的呼声。”
  啪啪啪------
  歌迷们是很容易满足感动的,米紫安说了句‘让我能够站在这儿听到你们的呼声’,他们立即就受不了了,哭啊,喊啊,鼓掌啊,口哨啊,还有人都激动的晕倒过去被保安抬走了---------
  不过,坐在包厢里面的秦洛没有看到这些。不然的话,他一定以为这人是米紫安的经纪公司花大钱请来的------
  “他是秦洛。”米紫安微笑着说出这个名字。“秦皇汉武的秦,洛水的洛。大家应该对这个名字都不陌生吧?-----好像他比我还要有名气一些。”
  “秦洛。”
  “秦洛。”
  “秦洛”
  ----------
  会场里,歌迷们整齐划一的喊出‘秦洛’的名字。
  秦洛被感动了。
  总有人问他,秦洛,你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总有人笑他,秦洛,你觉不觉得自己是个傻逼?
  总有人攻击他,秦洛,你不应该做医生,你应该去做演员-----
  但是,秦洛从来都没有放弃。
  因为他知道他需要的是什么。他比所有人都清楚-----都清楚他要的是什么。
  云滇时那一张张长满皱纹但是对着他憨笑的笑,那些揣着几个鸡蛋或者端着一碗猪肉送来给他加菜的淳朴乡音,宝岛时为了让自己休息为了让自己吃饭而拒绝看病的华夏同胞,韩国回来后的万人接机和标准的军礼,巴黎时的浴血奋战众志成城绝不后退-------还有此时此刻高响着的‘秦洛’的声音。
  这就是他要的。他要的就是这些。
  金钱只是让他得到物质上的满足,可这些却能够震撼他的心灵充实他的每一根神经和细胞。
  治病。
  救人。
  这是医之本。也是秦洛活着的意义。
  “爸爸,我真为你感到骄傲。”贝贝跑过来抱着秦洛的大腿说道。小姑娘激动的脸色绯红,没想到自己的‘爸爸’这么有人气,这么有魅力。太幸福了。
  “我也是。”秦洛眼眶湿润。
  “--------”
  大屏幕再次显示出米紫安的俏脸,她笑着说道:“他说,一个星期,就能让我重新站到舞台上。他做到了。就像刚才那首《热火》把我带到你们面前一样神奇------《热火》献给秦洛,接下来这首《别跑》送给你们------”
  “哦哦哦-------”
  台下再次响起了疯狂的掌声叫喊声音。
  咔嚓-----
  在另外一个包厢里,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把手里的玻璃杯砸在地板上摔得粉碎。
  “秦洛。又是秦洛。”男人咆哮着,像是一头被激怒了的恶狼。“贱女人。去死。你们统统都去死。”
  几名黑衣人屹立在四周,像是没有看到眼前的一幕。
  他们的视线专注而有神的-----看着大屏幕上的米紫安。
  爱情和年龄国界性别人数无关。追星这种事也是如此。
  (PS:投票也和年龄国界性别人数无关。)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