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第1215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嘎------
  车子轻轻的停下,从运动到静止的惯性惊醒了睡熟的秦洛。[WWW.ZhuiXiaoShuo.COM]
  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双漂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
  “睡得还好?”洛莘笑着问道。心里又急又气,心想,这男人竟然坐在自己身边还能睡着?
  秦洛抹了把口水,说道:“车里太香了。不小心就睡着了。”
  其实真实情况是,昨天晚上和厉倾城那女妖精战斗太激烈,早晨帮米紫安治腿,下午又跑来给龙王治腿-----他真的好累啊。
  洛莘莞尔一笑,竟有二八少女的羞涩风情。说道:“到了。我们下车吧。”
  秦洛就推开车门下车,洛莘自有司机帮忙开门。
  秦洛这才看到,他们现在正置身在一幢小院里。小院不大,但也不小。有园墙高围,有铁门把守。花鸟池鱼,夏草深深。墙上挂满了绿茵茵的爬山虎,地上的石头缝隙里长满了绿苔。看起来这幢房子有点儿年头了。
  “这是我家。”洛莘介绍着说道。
  秦洛心里一惊,却又释然,说道:“怎么到这边来了?”
  “你说要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我想,这儿最隐蔽了。外面的那些记者怎么也不可能找过来的。”洛莘笑着说道。伸手做出邀请的手势,说道:“请。”
  “谢谢。”秦洛抬步往台阶上走去,心里却有种很古怪的感觉。就像是-----就像是他和洛莘在约会,而皇千重会突然间从里屋冲出来和他拼命一般。
  秦洛摇了摇头,心想:这都是什么破事啊。
  “怎么了?”跟在秦洛身后的洛莘看到他表情古怪,出声问道。
  “没事。”秦洛说道。“就是觉得-----这屋子光线不错呵。”
  洛莘又笑,引着秦洛走到她时常看书的落地窗前,说道:“喝点儿什么?”
  秦洛坐在沙发上,温暖的光线便把他包裹起来,把他的瞌睡虫再次勾引出来。
  “茶。”秦洛说道。
  “稍等。”洛莘去捧了杯茶过来,轻轻放在秦洛面前,说道:“慢用。我去趟洗手间。”
  “请便。”秦洛说道。
  等到洛莘离开,秦洛的眼睛就开始四处打量。发现茶几下面放着一本小说,抽出来一看,叫什么《求爱大作战》。翻了几页,觉得除了搞笑之外没有什么营养,心想,这么大的人了还在憧憬爱情吗?
  咚咚咚------
  后面响起脚板踩在木地板的声音,秦洛觉得好奇,这女人怎么连鞋子都不穿了?
  他转过身去,就看到了一幅喷血的画面。
  洛莘身上那条绣有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月白旗袍已经换下,现在穿在身上的是一条薄如蚕翼的黑色睡衣。盘在头顶的黑发也解开了束缚,长发披肩,肤如初雪。腹部平坦细致,走动间胸口起伏,半截大腿裸露在空气里,小腿纤细如嫩藕,赤足。
  白。
  雪白。
  黑白分明。
  她的身上除了肉眼能见的那条黑色薄纱,就是大片大片的雪白。那每天都被牛奶浸泡的肌肤让人忘记了岁月的摧残和时间的切割,嫩如青春少女。
  淡妆细眉,五官精致,表情微喜还羞,一幅娇滴滴的小女孩儿表情。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真有-----施展美人计的资本啊。
  她轻抬脚步,一步步的向秦洛走来。
  她明明是想诱惑秦洛,可是,她的表情却像是害羞的小鹿似的不敢和秦洛对视。
  秦洛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双手握起又松开,松开又握起。手掌心都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随着洛莘的靠近,他的紧张也在加剧。
  然后,他抬起面前的茶水‘咕咚’一声-----就喷了出来。
  太烫!
  “啊。你没事吧?怎么那么不小心啊?”洛莘小跑着过来,抽出几张纸巾帮秦洛擦拭嘴巴。“痛不痛?要不要给你上点儿药?”
  她蹲在秦洛的身边,一低头就能够看到大片大片的雪白粉嫩。
  秦洛的额头也开始流汗了,摆手说道:“不烫不----烫-----”
  “来,张嘴我看看。”洛莘满脸着急的说道,就像是刚刚恋爱的青春少女在担心男朋友的伤口似的。不得不说,这女人就算是做戏也这么的逼真,真的给人一种心动的感觉。
  “不用了吧?”秦洛说道。
  “不行。”洛莘伸出那双漂亮的小手捏着秦洛的下巴,说道:“快张开。”
  于是,秦洛就张开嘴巴。
  洛莘的脸靠近,鼓着腮帮盯着秦洛的嘴巴认真的看了又看,秀眉轻皱,说道:“舌头都烫红了。”
  “那怎么办?”秦洛问道。
  “我给你涂点儿药吧。”洛莘说道。
  秦洛说道:“好啊。”
  “你等等啊。”
  于是,洛莘又咚咚咚的跑上楼。一会儿的功夫,就取了一个小瓶出来。
  她拧开小瓶往自己的中指上喷了点儿液体,然后对秦洛说道:“张嘴。”
  秦洛就听话的张开嘴巴。
  洛莘的手伸进去,那沾有药液的手指在秦洛烫伤的舌苔上轻轻的摩擦着。
  酥麻。酥痒。酥----硬。
  秦洛的身体都软了,秦洛的身体又硬了。
  他想融化,却又更加的坚强。
  “凉不凉?”洛莘一边认真的按摩秦洛的舌头,一边小声问道。
  “凉。”秦洛答道。一说话,就有一条口水流出来,滑落在洛莘的手背上。
  “这药对烧伤烫伤有奇效。很快就好了。”洛莘说道。她继续帮忙按摩着,竟然不去擦拭那滴落在手背上的口水,任由它向手臂上蔓延。
  秦洛不敢看她近在咫尺的脸,视线便盯着那滴口水-----看它的生命力到底有多顽强,看它到底能流到什么部位。
  良久。洛莘终于停手。
  她甩了甩手腕,说道:“手都酸了。”
  然后,她把药瓶瓶盖盖上,笑着说道:“感觉好了吧?”
  “好多了。”秦洛说道。他坐在沙发上,洛莘坐在他身边的地板上,他只需要一低头,便能够看到睡衣里面的风情万种。“辛苦了。”
  “跟我还那么客气啊?”洛莘白了秦洛一眼,娇嗔着说道。
  秦洛嘿嘿的笑,也不说话。
  洛莘像是忘记了自己还坐在地板上的事实,她像是个小丫鬟似的伸出手轻轻的锤打着秦洛的小腿,低头说道:“你是我第一个邀请来家里做客的男人。没想到第一次就把你烫伤了。”
  “没关系。第二次来就会注意了。”秦洛说道。
  “嗯。那你以后会经常来陪我?”洛莘仰起脸,脸蛋红红的问道。
  “如果你愿意的话。”秦洛笑着点头。
  “我当然愿意了。”洛莘顺势抱住秦洛的腿,说道:“你不知道,一个人在家里真的-----很无趣啊。连个人说话都没有。把人都憋得要疯掉了。”
  “客人来了。你要用什么东西招待啊?”秦洛问道。
  “你想要什么?”洛莘的眸子眨啊眨的,天真无邪。
  “你有什么?”
  “我有------”洛莘想了想,然后双手伸向自己肩膀上的睡衣带子。
  她的右手轻轻下滑,右肩上的睡衣带子便缓缓向下滑落。
  光滑的肩膀,若隐若现的胸沟,还有------
  “脱啊。”秦洛眯着眼睛笑着。“怎么不脱了?”
  洛莘眼神如水,声音颤抖的问道:“你真的想要吗?”
  “想啊。”秦洛点头。“你费这么大劲儿把我请来,我要是拒绝你的话,不是太暴殄天物吗?”
  “治好皇千重的腿------”洛莘声音柔柔的、怯怯的说道:“我就给你。”
  啪------
  秦洛一巴掌抽过去。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PS:今天的第三章。)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