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2章、抽几耳光意思意思!

  第1212章、抽几耳光意思意思!
  看到秦洛走了,陈思璇一巴掌拍在厉倾城的丰#臀上,压低声音喝道:“死妖精,你不知道我睡觉的习惯啊。竟然跑来掀我的被子?这下子我是丢脸丢大了。全都被人给看光光了。你还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啊?”[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反正秦洛也是咱自己人。不吃亏。”厉倾城咯咯笑着说道。“再说,我以为你只是在家里这么睡呢。没想到你在医院也把自己脱得这么干净-----这能怪谁?”
  “我有什么办法?”陈思璇快速地把衣服往身上套。“原本我也不想脱的。可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就只好把衣服脱了-----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手贱啊?跑过来就掀人被子?”
  陈思璇有裸#睡的习惯。晚上睡觉必须把衣服全脱了才能舒坦。不然的话,她就算折腾一晚上也睡不着。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到现在已经成了一种强迫症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厉倾城把陈思璇丢在沙发上的黑色小内裤丢过去,说道:“不知者不罪嘛。再说,这房间里除了几个女人就是秦洛那个小男人-----让他看看你的本钱也好。我倒要看看他动心不动心。”
  “你作死啊。”陈思璇把床头的枕头砸了过去。
  秦洛关上洗手间的门,站在镜子前照了照,发现自己的脸竟然红了。
  想起刚才入眼的大片白嫩粉肉和一道摄人心魄的S曲线,心脏就砰砰直跳。
  “这都是什么事啊。”秦洛摇了摇头,用凉水洗了把脸,这才抛弃心中杂念。“大清早的就这么刺激。还让不让人活了?”
  秦洛用力的憋了一阵子,没有撒尿的冲动,更没有便便的意思。小小的卫生间里面呆着实在无聊,便把手机掏出来打小飞机------一个好玩的游戏。
  小飞机死了一架又一架,外面才响起了敲门声音。
  秦洛拉开房间门,就看到陈思璇站在门口。
  “有事吗?”秦洛问道。原本应该是女孩子不好意思的,现在却是秦洛不敢去正视陈思璇的眼神。
  “我用一下洗手间。”陈思璇说道。
  “哦。请进请进。”秦洛赶紧退让到一边。
  陈思璇愣了愣,说道:“洗手间有点儿小。要不,你先出去吧?”
  “--------”秦洛落慌而逃。
  等到陈思璇洗漱完毕从洗手间里出来,于静已经来催促第二次了。着急的说道:“安安,朱大少等得不耐烦了。说如果我们再不出去的话,他就走人。”
  秦洛听到这话心里有些不快,对于静说道:“你去和他讲,就说我说的,如果朱大少这么忙的话,可以先离开。”
  于静为难的看着秦洛,说道:“这样说不太好吧?”
  “很好。”秦洛笑道。“把我的话带给他。一个字都不要变。”
  于静无奈,只得又跑出去一趟。
  来到走廊,满脸讨好的对站在门口一脸不耐烦的朱里说道:“大少,里面在洗漱呢。米紫安是大明星,总不好意思素面朝天来见你不是?请稍等。再请稍等。”
  朱里没有吭声,焦金雷怒道:“还要等?大少都等他们十几分钟了。刚才你就说米紫安在梳妆打扮,现在还在梳妆打扮------她是准备出嫁还是准备出丧啊?”
  听到焦金雷侮辱米紫安,于静心里恼怒,可终究不敢得罪这两个大人物。演唱会还有几天就要开始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给搞砸了。
  她假装没有听到焦金雷骂人的话,笑着说道:“焦主任,我也没办法。要不,我再去催催?”
  “不用催了。”朱里大手一挥,很有决断的说道。“再给她两分钟。两分钟还不出来,这事也不用谈了。”
  于静暗骂,两分钟他们肯定是出不来啊。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想了想,笑呵呵的说道:“秦先生知道朱大少公务繁忙,所以他让我帮忙带一句话------他说,如果大少很忙的话,就不用等他们了。”
  她故意以嘻笑的口吻讲出来,就是为了表明自己不明白这话中的威胁意思。
  可是,她的心却是七上不下忐忑不安。
  要是这个猪大少生气怎么办?要是-----他打人怎么办?
  意想不到的是,朱大少听到这句话之后先是脸色变得紫红,然后又变成了苍白色。
  最后,这才恢复了原来的本色。
  他恶狠狠地瞪了于静一眼,就像于静是他的杀父仇人似的。然后不再说话,脸色难堪的站在阳台看着远处的天空或者-----高楼。
  于静偷偷地嘘了口气,心想,也只有姓秦的才能治得住这个大少爷。
  朱里不再催促,焦金雷更不敢多说什么。三人沉默的站在走廊,只有偶尔经过的医生护士诧异的看上一眼。
  又等了一会儿,米紫安的病房门才被人拉开,陈思璇带有敌意的扫了朱里一眼,说道:“请进来吧。”
  “大少。请。”于静赶紧做出邀请的手势。
  朱里虽然满肚子的火气,也不好在这边发泄。不发一言,径直从陈思璇面前穿了过去。
  米紫安坐在病床上,身后靠着两个枕头。厉倾城站在她身边,一幅守护者的架势。秦洛坐在病房唯一的一张沙发上,笑眯眯的看着走进来的朱里和焦金雷。
  因为只有一张沙发被人坐下,朱里就无处可坐,也没有人邀请他坐。有心想要坐在另外一张床上,但是又距离秦洛太远,不方便双方谈话。
  所以,他只能站在哪儿,就像是马仔在听大老板训话一样的姿势。这让他心里充满了憋屈。
  秦洛不说话,朱里也不知道应该先说些什么。他的人是到了,可是,上来就让他主动出声道歉,这事儿他实在做不来,也张不开嘴。
  倒是焦金雷机灵,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沉闷,赶紧跳出来打圆场,笑呵呵的看着米紫安,说道:“米小姐,你的伤好些了吧?我昨天过来看望你,但是于小姐说你要休息,无缘得见-----我和朱少说起你受伤的事情,朱少非常关心,今天非要再过来看望一遍才安心。这不,我就带他过来了。哈哈。”
  朱里找到了下台的台阶,脸上也涂抹上了笑容,笑哈哈地看着米紫安,关切地说道:“安安,你的腿好些了吗?我昨天晚上才知道你受伤的事情,心里真是非常着急。当时就想开车过来,可是老焦说我最好不要来打扰你。我就只能熬到今天-----怎么会受伤呢?这一定是老焦他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我得好好批评批评他,找他给你讨回一个公道。”
  米紫安脸色平静的看着他们,不喜不悲,不言不语。
  如果说昨天她还很生气的话,今天她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而且,她知道秦洛会帮她讨回公道。她只需要放心的把一切都交给他就好了。
  看到米紫安不说话,也不回应他的表态,朱里的脸色就有些很不好看。心想‘臭婊子,你嚣张什么?等到这件事情完了,看我怎么折腾你。你不是自视清高吗?我非要找上十几二十个兄弟好好玩你。这还不算,我还要把你的裸照传到网路上’。
  “朱大少,你的谈判对象是我。”秦洛终于说话了。声音温和,就像是来见生意伙伴的商界精英。
  朱里转过身看着秦洛,说道:“秦先生有何指教?”
  “那要看你是否愿意配合了。”秦洛笑着说道。“朱大少能够赏脸光临,证明你也是个聪明人。”
  朱里心里又憋了一口闷气。他的意思是说自己识时务。什么叫识时务?就是说,不应该碰的不要碰,不应该惹的不要惹。
  以前,都是他居高临下的和别人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小瘪三这么教训自己了?
  “我想,我已经表达过我的诚意。难道秦先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朱里强忍着心中的怒气说道。
  “不满意。非常不满意。”秦洛说道。“我朋友伤了一条腿。你嘛,断腿就不用了。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要留点儿情面-----我给你面子,你也得给我点儿里子。不然的话,我朋友还觉得我办事无能呢。要不,你就抽自己几耳光意思意思?”
  (PS:抱歉,今天只写出来两章。明天努力三更。。。)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