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2章、正事你做不好,好事你不会做!

  第1202章、正事你做不好,好事你不会做!
  张斌是第一医院的主任医师,骨科主干。他在外面科室是带有一个工作组的,位高权重,收入也不菲。而VIP病房的医生都是由各科主干组成,需要谁就把谁给抽调过来。是流动性的一个编制岗位。当然,钱可是不会少拿。[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因为今天来这儿的是米紫安,所以,医院就把经验最丰富的骨科医生张斌给抽调了过来。
  医生手握病人生死,哪个病人见到他们不客客气气的?心情好的时候和你好好说话,心情不好的时候训斥你几句你也得忍着。这也养成了这些医生高高在上的性格,容不得别人的一点儿辩驳和质疑。
  听到秦洛说自己也是医生,张斌不怒反笑,说道:“好。好。好。既然你说你也是医生,那你告诉我----你来治治看。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样能让她一个星期之后上台。如果你能做到的话,我就置办大礼去拜你为师。”
  秦洛笑了起来,说道:“别激动。我并没有质疑你的意思。我想,你们竟然得出这样的结论,一定会有自己的判断原因。”
  “废话。”张斌说道。“难道她活蹦乱跳的,我非要让她躺着休息三个月?”
  伤筋动骨一百天。秦洛知道他们做出休养三个月的决定是根据以往的经验和X光片所显示的伤口来判断的。这不能说他们的错,因为这是他们所能做出来的最好最稳妥的治疗方案。
  但是,现在情况特殊。秦洛不想让米紫安失信于歌迷,不想让她的事业受到影响,更不想让那奸人的计策成功-----所以,他必须要想办法把米紫安的腿伤给治好,让她一个星期之后能够完好的站在舞台上。
  “可是,你也知道,她是明星。过几天就要登台演出------”
  “这个万万不行。”张斌说道。“我知道米小姐是明星。我也知道她要登台演出-----她的腿现在只是轻伤,一场演唱会下来,估计就会成为重伤。那样的话,情况就会越来越严重。”
  因为秦洛说话客气,张斌也不好意思再咄咄逼人。态度和气的和秦洛解释着。有大明星在旁边,他也要讲究风度不是?男人在男人面前可以不要脸,在女人面前一定是死要面子。
  “我一定要登台。”米紫安说道。她可怜兮兮的看着秦洛,说道:“帮帮我。好不好?”
  秦洛叹气,对张斌说道:“我先看看她的腿伤。”
  “不行不行。”张斌阻止。“才刚刚打了石膏。现在还不能拆开。”
  “那好吧。我不拆。”秦洛点头。却对着米紫安打了个眼色。
  米紫安会意,打了个呵欠,说道:“对不起。我困了。”
  “米小姐,那你好好休息。安心静养,只要谨遵医嘱,一定不会有事的。”张斌微笑着安慰道。
  “谢谢。”米紫安懒洋洋的道谢。腿伤未愈,她实在高兴不起来。
  张斌又看向秦洛,不放心的说道:“千万不能拆石膏。会影响米小姐的小腿康复。”
  “放心吧。我不拆。”秦洛说道。“我以米小姐的名誉担保。”
  张斌这才满意的离开,于静送出门外。
  当于静送走客人转身回屋时,发现秦洛正拿着把小刀在敲米紫安膝盖上刚刚才涂抹好的石膏呢。
  “秦洛,你这是?”于静着急的问道。米紫安是公司的摇钱树,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已经是她工作失职。刚才给大老板打电话汇报情况,大老板把她给骂得狗血淋头。要是再让这小子把米紫安给碰伤了,她只能收拾包裹走人了。
  “治病。”秦洛说道。他专心致志的把那绑带割断,把石膏给撬开,然后伸手轻轻的抚摸着米紫安的小腿。
  “不要忍着。痛了你就喊出来。”秦洛说道。“这样我才知道你的痛点在那些部位。”
  “嗯-----哦-----啊-------”米紫安相当的配合。
  在米紫安的伤腿上敲打了一会儿,秦洛笑着说道:“没有什么外伤-----麻烦的地方就是骨头裂了。”
  于静心想,这不是废话嘛。X光片都已经照出来了。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秦洛说道。“让你七后之后在舞台上活蹦乱跳劲歌热舞我做不到。但是让你走到舞台上-----这个还是没有问题的。”
  “真的?”米紫安惊喜的叫道。
  “秦先生,你说的是真的?”于静也满脸的喜悦。如果秦洛当真能够治好米紫安的腿,让她七后之后自己走到舞台上,这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了。大不了只唱歌不热舞嘛-----之前她还考虑过让米紫安坐轮椅上台的。可是那样的话,终究会对米紫安的形象会有一些影响。
  “你们要相信秦洛。”陈思璇双手抱胸的站在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别忘记了。他可是华夏国最有名气的医生-----不过总是没人把他认出来。”
  “哈哈。”于静爽快的笑着,说道:“主要是秦先生太年轻了。谁看到你也没办法把你当做高明的医生啊。一般厉害的中医都是满头白发,胡子长的老长----”
  米紫安一脸期待的看着秦洛,说道:“秦洛,那就麻烦你了。七天后我一定要站在舞台上。”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这也正是我想的。不过,我要先出去准备一点儿材料。”
  “好。我等你。”米紫安说道。
  “难怪米天后在圈内洁身自好都不愿意找男朋友呢。原来是在等秦洛。”陈思璇咯咯的笑。
  米紫安脸一红,反击道:“你不找男朋友又是在等谁?”
  听到两女的战斗,秦洛落慌而逃。
  鸟窝管委会的主任焦金雷正心情烦躁的候在走廊外面,几次摸出烟来想要点燃,但是想起这儿禁烟,又只能无奈的把烟揣了回去。有心想要推门进去看看,可是那几个女人一直对自己不理不踩,去了也只是自找不自在。要是一走了之吧-----外面又守着那么多的媒体记者。自己是管委会主任,米紫安在鸟窝摔伤,自己这个主任却提前逃跑,那不是落人口实吗?
  再说,大少也需要一个人在这边盯着。如果有什么事情,他就是负责擦屁股的那个人。
  当然,为领导办事那是自己的福气。有很多人等了一辈子也等不到这样一个机会啊。
  焦金雷自恃身份,自然是不会去和自己的下属或者医院的护理人员交流的。正百无聊赖的时候,看到米紫安的病房门开了,秦洛和于静从里面走了出来。
  “于小姐。”焦金雷快步走了过去,一脸的悲切和难过,声音里充满了愧疚和自责,说道:“米小姐的情况怎么样了?严重不严重?”
  “很严重。”于静说道。她知道这个家伙在这件事情中扮演着极不光彩的角色,她也知道他就是米紫安受伤住院的罪愧祸首。可是,知道这一切根本就毫无意义,她没有证据,她也并不能把他怎么样。这就是游戏规则,她和很多人一样都要遵守这个游戏规则。“可能会影响七天后的演唱会。”
  “我真的很抱歉。”焦金雷说道。“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更没想到一号馆会突然间发生断电的情况-----虽然那边早就准备了应急电源,可还是给米小姐带来了伤害。这是我工作上的失误。”
  “既然是你工作上的失误,你为什么还不辞职?”秦洛接过话茬说道。“正事你做不好,好事你不会做,恶事坏事你倒是做了一箩筐------你这样的人还不辞职,留在这个位置上干什么?”
  “你怎么说话的?”焦金雷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我辞职不辞职和你有什么关系?”
  “是你自己做这是你工作上的失误-----既然失误了,那就得为自己的失误负责任。嘴上说说就行了?你还真是会给自己找台阶下。”
  秦洛讥讽着说道。
  “我要不要辞职这是我的事情。要不要追究责任,这是上面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算是什么东西,敢对我的工作指手划脚------”
  啪------
  秦洛一巴掌抽在焦金雷的脸上,怒气冲冲地喊道:“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以权谋私,见色忘命-----追求米紫安不成就想出这种歪招来毒害她。你还是不是人?你还有没有一点儿人性?”
  (PS:红票红票。)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