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我收回刚才那句话!

  第1199章、我收回刚才那句话!
  空气浑浊,空间低矮。
  昏暗的地牢里,铁门敞开,一具僵硬的尸体倦缩在墙角。她的长发披散遮住了整个脑袋,让人看不到她的长相和表情。衣服黑乎乎的,散发出恶臭的味道。显然,她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洗过澡换过衣服了。[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在她脑袋躺着的位置,有大片红色的血迹。因为时间过长,血迹已经干枯,变成了乌红色。
  不用切脉就知道,这女人已经死去多时了。
  “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秦洛问道。
  “没有。”子弹说道。“不吃不喝。整天坐在那儿发呆。”
  秦洛呆滞的站了一会儿,然后对身后的子弹说道:“把它埋了吧。”
  “是。”子弹答应道。
  秦洛走出牢房,准备出门的时候,看到隔壁牢笼的门口趴着一个男人。他满脸期待的看着秦洛,想说些什么,但是喉咙里却发不出声音。就像是他的舌头被人割掉了而一次成哑巴一样。
  秦洛停住了脚步,蹲下身体看着林赫威,问道:“你想看看她?”
  林赫威点头,眼睛血红,眼眶里满是泪水。
  说实话,秦洛对这一刻的林赫威并不反感。甚至,他还很欣慰的看到这一幕。
  无论孙丽做了多少恶,她终究是他曾经喜欢并且同床共枕的女人。现在她死了,假如他不闻不问表现的毫不悲伤的话,秦洛会觉得这个男人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
  “我给你机会。”秦洛说道。
  他对跟在身后的子弹说道:“让他过去。”
  子弹沉默的取出钥匙打开铁门门锁,拉开铁门站在一边。
  林赫威趴在地上对着秦洛深深的磕头下去,然后双手撑地一点点的向前爬过去。
  他和孙丽发生争执的时候,孙丽不仅仅咬掉了他的一只耳朵,还抓破了他的脸和身体,甚至在他的膝盖骨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那个女人疯了。只要是能下手下嘴的地方都不会放过。
  虽然秦洛让子弹帮忙包扎涂药,但是这里面的医疗环境实在太差,他想那么快康复也是不现实的。
  他像是一只扭动的蚯蚓似的,爬出自己的牢房,爬到孙丽的身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身体,她的头发,然后紧紧地抱起她的身体痛哭出声。
  呜呜的声音如泣如诉,闻之伤心见之落泪。
  秦洛深深地叹息,心里觉得沉重无比。
  无论林赫威做过多么混帐的事情,他终究是林浣溪的亲生父亲。如果让他杀掉他,他又实在下不了手。他要是这么做了的话,不知道以后要怎么面对林浣溪。
  可是,如果就这么把他放了的话,他又觉得这是一个麻烦人物。以后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他还真无法掌握。
  无论如何,秦洛都不会给他反噬一口的机会。
  现在孙丽已经死了,如何处理林赫威就让秦洛非常的头痛。
  仍然这么把它关在这里,他有点儿于心不忍。放又不能。
  突然,秦洛快步往牢房里冲去,一掌切在林赫威的脖颈上。
  林赫威闷哼一声便晕了过去,而他的嘴角已经溢出鲜血。
  秦洛拔开他的嘴巴,看到他只是咬伤了舌头,并没有咬断,这才放下心来。对子弹说道:“帮我把药箱取过来。”
  林赫威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温暖的阳光下。
  浑身都暧洋洋的,仿佛身体被棉絮给包裹住一般,巴不得永远都不要醒来。
  你永远都没办法想象人类对阳光的渴望,那暗无天日的地牢,那让人绝望的黑暗几乎把人给逼疯了。他记不清自己有多少天没有见到太阳了,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少天。
  “我已经死了吗?”他想。如果死后能见到太阳的话,这死亡也太迟了些。
  “你没死。”有人说道。
  他睁开眼睛,就看到旁边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一个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无比恐惧又觉得无比亲切的男人------是的,见到他后他就知道自己没有死。因为他不会死。
  “睡得还好吧?”秦洛笑着问道。
  “你-----”他刚刚说一个字,就觉得舌头被牵扯的疼痛难忍。但是,这样的疼痛对他来说实在是不算什么。“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为什么不能救你?”秦洛反问。“我让你死了吗?”
  “---------”林赫威沉默了。他没想到这个男人会这样回答自己的问题。难道死亡也需要别人的批准吗?自己那个倔强的女儿竟然找了一个这么霸道的男人。
  “我没让你死,你就只能活着。”秦洛十分强硬的说道。
  “我以为-----你一定希望我死。”林赫威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你不杀我,是因为-----你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浣溪。”
  “你倒是不笨。”秦洛讥讽的说道。“不过,你的聪明全都用在对付自己的父亲女儿妻子身上。这样的男人还真是极品。”
  林赫威对秦洛恶毒的话无动于衷,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中那个巨大的光球,说道:“我死不足惜。也没有任何活着的价值-----能说的我全都说了,再也没有什么隐瞒了。就让我跟她一块走吧。一个个的走,太寂寞了啊。”
  “你不恨她?”秦洛问道。
  “不恨。”林赫威说道。“她应该恨我才对。自从嫁给我,就一直被人耻笑看不起。做为我们林家的媳妇,竟然从来都没机会进林家的大门-----她无怨无悔的跟着我,为我生儿子。我还有什么资格恨她呢?要恨。也是她恨我啊。”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秦洛叹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以林赫威的能力以及林清源老爷子在华夏国医学圈的威望,他想做点儿事业实在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可是,他都做了些什么事情?
  为了钱竟然断绝父女之间的情份,为了钱拿前妻的照片来威胁女婿------前者秦洛还能容忍,后者行为和牲口何异?
  “这满身罪孽无法赎清,唯有一死了解。”林赫威说道。“看在浣溪的面上,成全我吧。”
  秦洛笑,说道:“是不是觉得活着很痛苦?”
  “生无可恋。只求一死。”
  “那你就生不如死吧。”秦洛说道。“你死了。就没有人来还债了。”
  “为什么?”林赫威从躺椅上跳起来,表情狰狞的对着秦洛吼道:“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
  秦洛一耳光抽过去,冷笑着说道:“你想死就死?你受不了了就可以死?这是不是太便宜你了?浣溪呢?她受到那么多伤害怎么不能死?爷爷呢?他生了个你这样的儿子怎么没死?你在他们身上割了一刀又一刀,现在我在你身上割了一刀你就感觉到痛了?你就受不了了?你的皮肉比别人金贵?”
  林赫威眼睛死死的盯着秦洛,一动也不动。
  秦洛也不示弱,两人大眼对大眼,保持着持久的僵持状态。
  “我要想死。你拦不住。”林赫威说道。
  “拦?”秦洛冷笑。“我为什么要拦你?”
  “你------”林赫威气急。刚才他说不让自己死,现在又说不阻拦。他到底是在干什么?
  “我就是礼节性的劝阻一下。”看到林赫威的疑惑,秦洛耸耸肩膀说道。“这样我面对浣溪时就不会愧疚。反正我已经尽力了。如果你非要死-----我也拦不住对不对?”
  秦洛看着林赫威,说道:“还有,有个技术性问题你要注意一下。下次咬舌自尽的话,咬掉前半截就行了。简单方便。后半截舌苔比较厚,而且技术难度比较高----想什么时间咬就什么时间咬。也不用担心别人阻止你。我会告诉他们假装没有看见。等你死透以后再出来给你收尸。”
  秦洛转身向外面走去,对子弹说道:“如果他还没想好死不好。每三天带他出来晒一次太阳。”
  “是。”子弹答应着。
  秦洛大步出门,耶稣笑道:“秦,你是个好人。”
  “是吗?”秦洛摸摸自己的脸。“你说,如果让他给前妻写封信的话,她会回复吗?”
  耶稣苦笑,说道:“我收回刚才那句话。”
  (PS:耶稣说,老柳也是好人。你们要把红票给他。)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