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3章、不泡寻常妞!

  第1193章、不泡寻常妞!
  于静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朱里不是普通的粉丝,而是大有来头的粉丝。[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他的爷爷活着时是华夏文化部的元老,父亲现在是宣宣部的高级干部。而且,他负责的正是媒体出版、文艺演出这一块。也就是说,他的父亲只要说一句话,米紫安可能就没办法再在华夏国进行任何一场商演。这种权利延续到儿子身上,朱里只需要在他父亲那边说几句话,米紫安也同样不能再在华夏国赚钱。
  这就是权利的威力,也这是权利的魅力。
  因为有这个权利,朱里在明星圈里的魅力大增。不少明星公司为了能够拉拢这位大少爷,甚至主动把他们的当红明星送过去给朱里当礼物。
  而朱里也实在是个很妙的人,他花心、烂情,却也多情豪爽。所以,他的身边女伴无数,游戏花丛。她们亦豪无怨言,来时春风满面,走时也不带遗憾。因为朱里懂得欣赏和舍得付出,那些女人都和他建立了非常不错的‘交’情。
  当然,这种交情也是建立在权利的基础上。因为,朱礼身上有她们需要的东西。
  圈子里对朱里的评价还是蛮高的,用一个很有份量的公子哥的话来形容就是:不走寻常路,不泡寻常妞。
  因为他的女人都是明星。他也只玩明星。大明星,小明星,不大不小的明星以及------想当明星的女孩子。
  他喜欢挑战,喜欢更换。
  现在,他就把目标锁定了来燕京演出的米紫安。
  他原本以为,以自己的个人魅力以有身后的背景,这个女人是不会拒绝自己的。至少,以前还很少有女人敢拒绝自己。
  在他们眼里,娱乐圈的女人也就是一个耀眼的花瓶而已。有兴趣的时候玩一玩,没兴趣的时候就丢了。玩的是她们的身份,玩的是她们身上的光环-----若说干净,还真不比外面遇到的良家干净不到哪儿去。
  他今天出门的时候没有看黄历,不然的话,他一定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他命中的煞星。
  朱星憋得很辛苦,忍得很痛苦。
  这小子真狠啊。直到现在他还在不断的加力。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
  而且,他的发力方式也很奇怪。普通人的力道外放时,力气会自然而然的扩散的。他的却不同,就是牢牢的盯着一个目标点进行攻击。让他的钢牙咬了又咬,都咯嘣咯嘣作响了。
  更糟糕的是,他没办法再保持镇定自若的表情。他看不到自己的脸,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一定狰狞扭曲很不好看。
  而且,他清楚的感觉到汗珠顺着脸颊滑落时的那种麻痒感觉-------
  “她们一定在偷笑自己吧。”朱里在心里想道。
  再看到秦洛笑眯眯的模样,云淡风轻的表情,朱里就觉得他的这笑容格外的可恨。
  胡思乱想的时候,那股疼痛感消失,换成成了一种奇痒难奈的感觉。
  “哈哈哈--------”
  忍无可忍。不,朱里还没有应该过来,想到忍耐这回事儿,然后,他就情不自禁的张嘴大笑起来。
  他笑的欢快,笑的畅快,连眼泪珠子都笑出来了。
  这让旁边的人都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PS:今天老柳就回海口了。可以做到稳定更新了。当然,现在也很稳定-----好汉,别打脸!)
  只有厉倾城眼神玩味的看着秦洛,她知道又是这小家伙在搞鬼。
  于静不知所以,以为两人刚才只是在开玩笑,现在矛盾缓和,然后英雄惜英雄而大笑出声-----电视电影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她走上前,笑着说道:“朱大少笑的这么开心,看来是遇到老朋友了。”
  朱里的手扯不出来,不然真想抽这女人一巴掌。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笑的开心了?
  秦洛适时的松开了朱里的手掌,笑着说道:“看来我们一见如故。”
  秦洛的手一离开,那种仿佛从骨头里发出来的奇痒感觉也消失不见。
  右手得到了解放,立即轻松了许多。
  偷偷的瞄了一眼,眼睛珠子都差点儿瞪出来了。整只手都紫红紫红的,两根手指头到现在还没办法合拢。他的手都轻微变形了。
  “再这么让他握上一会儿,都不知道他会不会把自己的手给扯下来。”这么想着,朱里对秦洛就多了一份顾忌。
  “兄弟真是会说笑。”朱里认真的打量着秦洛。“看兄弟有点儿眼熟?”
  “你肯定看错了。”秦洛摆手。“我不是明星。小人物一枚。因为仰慕米紫安小姐的才艺,才央求朋友带来见上一面。”
  秦洛可以说是华夏国最有名气的名医,但是,和朱里却没有任何的交集。朱里把有限的时间都投入到为明星们服务去了,欣赏的是娱乐报纸,观看的是娱乐新闻。而且公子哥们各有各的圈子,秦洛在燕京很少参加什么活动。朱里一下子也没有把眼前的这个穿长袍的家伙往名医秦洛身上套过去。
  朱里没有深思,心想,回头让人查一查就知道了。
  他把那只右手插进口袋,看着米紫安说道:“米小姐,厉小姐,陈小姐,还有这位和我一见如故的兄弟-----大家相识也是缘分。今天晚上就由我作东吧。我知道一家华夏菜很不错。我们过去试一试如何?”
  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放弃对米紫安的追求。由此可见,这人‘追捧’明星的嗜好是多么的强烈。
  “我们是朋友聚会。可能不太方便吧。”米紫安婉转的拒绝了。以她的性格,都想直接让这个讨人厌的家伙滚蛋。可是她的经纪人于静再三央求,一定要好好应付这个朱大少。不然的话,不仅燕京的演唱会开不下去,在其它城市的演唱会行程也都要取消了。
  广告已经打出去了,海报都已经张贴了。全国歌迷都在期待。如果这个时候演唱会取消,对歌迷的伤害是很明显的,对自己人气的损伤也是很严重的。
  更要命的是,这鸟窝体育馆的负责人也听他的。他让开放,那负责人就开放。他让关闭,那负责人就会关闭。他让停水就停水,他让停电就停电-----如果得罪了他,你还怎么彩排下去?
  米紫安无奈,只得敷衍一下。这么一敷衍就坏事了,他就像是块被人嚼过的口香糖似的,紧紧地黏在你的鞋子上。你走到哪儿他就跟到那儿,甩都甩不掉。
  米紫安来燕京几天了,原本也想过给秦洛打电话见面的。但是有这块橡皮糖粘着,她就不想让秦洛过来了。
  潜意识里,她不想让秦洛知道他的存在。
  这也是陈思璇一目了然的原因。她也做过明星,也遇到过形形色色的骚扰。对于一个名女人来说,这种遭遇实在是太司空见惯了。
  名女人又怎么样?也终究是个女人。在有钱人有权人的眼里,也终究是个席间点缀床上发泄的玩物。
  “安安,这话说的就太见外了。我们认识不短时间了,也算是朋友了吧?”朱里看着米紫安问道。“我们是朋友。那你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朋友多了路好走。请大家吃顿饭怎么了?再说,如果你们真不待见我。吃完饭后你们想去那儿去那儿,我绝不跟着。这样可好?”
  “---------”米紫安沉默了。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都不知道再怎么拒绝了。可是,她心里是真不愿意和这人一起吃饭啊。要是今天晚上接受了他的宴请,以后他就能够做出更加过份的事情来。
  哪个男人没有得寸进尺的天份?哪个男人在恋爱的时候没对女朋友说,让我牵牵手行吗?牵过手后又说,让我亲一下好吗?就亲一下。亲过之后就吻,吻过之后开始脱衣服-----脱衣服的时候还在说,我就看看我什么都不干我们坦诚相对的睡觉,第二天醒来,已经把男女之间能干的事全都干完了。
  男人啊,你的名字就叫做骗子。
  米紫安沉默的时候,朱里却发飙了。
  他这么低声下气的和人说话还是头一回。原本就已经心里不爽了,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敢在自己面前蹭鼻子上脸。
  她把自己当什么了?她以为自己的那儿是金镶玉?
  “米小姐,你要清楚,在燕京,有些人你能得罪,有些人你得罪不起。”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