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7章、你是个废人!

  第1187章、你是个废人!
  秦洛和军师走回白色小楼的时候,看到洛莘正候在台阶下面。[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乳白色的旗袍沾上了泥土,额头的破口经过处理包上纱布。但是,她的头发仍然凌乱,脸上的疲态和担忧一目了然。
  月色之下,楚楚可怜。
  秦洛对洛莘的到来一点儿也不意外,皇千重受伤如此严重,如果她还想不到自己,那就证明她这个母亲是不称职的。
  但是,秦洛并没有因为别人的这种重视而心喜,反而有一点儿困扰和纠结。
  他知道她为什么而来,却不能轻易答应她的要求。
  “秦洛。”洛莘喊道。
  军师和秦洛点了点头,然后径直进了小楼。
  秦洛走到洛莘面前,问道:“他怎么样了?”
  说实话,他不关心皇千重的死活。他死也好活也好和自己-----还是有很大关系的。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把他当做一回事儿。他有对手,但是不包括皇千重。
  现在他变成这样,秦洛就更不会把他当做一回事儿了。
  他之所以问洛莘这句话,只是出于礼貌。
  洛莘拂了一下额头的头发,说道:“很不好。”
  “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秦洛说道。
  洛莘听到秦洛这么讲,心里就有些微微的失落。
  她猜到结果会是这样,但还是抱有一丝希望而来。
  “秦洛,我想请求你一件事。”洛莘认真地看着秦洛的眼睛,语带哀求的说道:“千重的手和腿都折了,龙息的医生看过,说没办法接上。我想请你过去看看。”
  秦洛眯着眼睛笑着,没有说话。
  “秦洛,我知道你和千重不和。”
  秦洛摆了摆手,说道:“不是我们关系不和。是他一直在单方面的欺负我。如果不是有人帮我,我现在早就身败名裂了。”
  “是。千重年轻年盛,做了不少错事------”
  “我也年轻啊。我就很少做什么错事。”秦洛说道。
  “--------”
  洛莘很是无奈,却又无可反驳。
  皇千重做的那些事她都清楚,包括他跟踪刺杀瑞典王室公主的凶犯无意间发现了林赫威针对林浣溪的阴谋这件事情。如果不是他在后面推波助澜,事情可能也不会闹那么大吧?
  洛莘不清楚秦洛对这件事情知不知情,但是她是不会傻到自己招供的。
  那样的话,就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洛莘平息了一下心情,诚肯的说道:“秦洛,我知道千重对不起你。他做错了很多事情,我代他向你道歉。我不敢祈求你能原谅他,因为这对你不公平。但他是我的儿子,我不能看到他就这样毁了。我以我个人的名义请求你-----求你去给他看看。求求你救救他。”
  秦洛又是一阵沉默。
  良久,说道:“我都不原谅他。又为什么要去给他治疗?”
  “秦洛。”洛莘又急又气。“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秦洛看着洛莘,说道:“我是一个医生,从小到大,爷爷就教育我说天下无不可救之人,只有无不可救之病。治病救人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我不应该去挑剔我的病人-----可我也是个人。我有爱有恨,别人对我有恩我要想到报答,别人对我有恨我也会想到报仇。”
  秦洛眼神坦然的看着洛莘,说道:“说实话,皇千重变成今天这样,我一点儿就不难过-----你可以说我冷漠,也可以说我刻薄。我不否认我讨厌他。甚至,我在想有一天会不会是由我来打断他的手脚。”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皇千重对我做的一些事情足够我这么报复他了。他是太子,他高高在上。所以,他对别人有生杀予夺的权利。问题是-----凭什么?他欺负我的时候,我受着。他被人欺负以后,我要去帮他治疗。又凭什么?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洛莘叹息,说道:“其实,我来之前就想到你会拒绝。可是我不甘心。你说的话都有道理,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服你------做为一个母亲,我必须要过来一趟。我不能放弃任何的机会。”
  “你有你的立场。我有我的立场。你来是正确的,我拒绝-----我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但是,这就是我心里想要做的。”
  “我理解你。”洛莘微微鞠躬。“可我还是想要求你。”
  洛莘抬头看着秦洛,说道:“你开出一个条件好吗?你需要什么,我都能想办法满足你。”
  洛莘俏脸微仰,细滑粉嫩的肌肤几乎看不到岁月的痕迹。嘴唇干燥,甚至破出一条口子。可是,这条口子没有影响住她的美丽,还平凭一份性感。
  “我需要一个理由。”秦洛说道。“给我一个治疗他的理由。”
  说完,秦洛转身走开。
  洛莘看着秦洛登台阶的身影,眼神逐渐变得黯淡。
  “一个理由。”洛莘喃喃自语。“一个理由。”
  -------------
  -------------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病房,洛莘才从沉思的状态中惊醒。
  她一整夜都没有睡觉,脸色看起来非常憔悴。以前黑白分明的瞳孔里布满血丝,这对她来说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她走过去拉开窗帘,推开窗户。河边的薄雾轻轻涌入,带着露珠的绿树红花欣喜怡人。鸟语花香,仿若世外桃园。
  可是,洛莘却没有任何欣赏的心情。
  呆呆地看了一会儿风景,洛莘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后,这才转身准备去吃点儿东西。
  孤儿寡母相依为命,现在儿子重伤,她必须要坚强起来。
  回过头来,习惯性的看了皇千重一眼,发现他已经醒了,眼睛睁开,眼神无神的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醒了?”洛莘温声问道。
  皇千重不应,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等待了一会儿,没有等到皇千重的回答,又接着问道:“想吃点儿什么?”
  皇千重仍然不答。状若活尸。
  洛莘又叹了口气,说道:“我已经给西南打过电话,老廖今天就会向军部发文------他会把你从龙息要出去。出去之后,我就送你去国外治疗。医生说了,你的手和脚都没事儿。是可以治好的。”
  “你求他了?”皇千重问道。
  “什么?”洛莘一下子没有明白皇千重在问些什么。
  “你去求他了?”
  “求谁?”
  “秦洛。”
  “--------”
  “你去求他了?”皇千重再次问道。声音不带有情绪,更没有任何感情。
  “是。”洛莘说道。“他的医术不错。我觉得他能治好你。”
  “他拒绝了吧?”
  “---------”
  “你为什么去求他?”皇千重突然间提高了音量,嘶声吼道。
  外面两名正在打瞌睡的小护士被这声音给惊醒,小跑着进来,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洛莘摆了摆手,说道:“没事。你们出去吧。”
  两个小护士看了病床上的皇千重一眼,看到他扭曲的表情杀人般的眼神,对视一眼后,立即返身退了出去。
  “为了救你。”洛莘看着皇千重说道。“为了让他治好我的儿子。”
  “我不需要。”皇千重吼道。“我宁愿死。我宁愿死也不需要你去求他。我宁愿死也不用他去看我的笑话。”
  “你想死?”洛莘说道。
  “我宁愿死。”
  洛莘踩着高跟鞋咯咯咯地走到手术台前,打开手术箱,从里面抽出一把手术刀,然后把刀子丢到皇千重的胸口,怒喝道:“你想死是吧?刀子给你。现在,你去死吧。”
  皇千重的瞳孔涨大,脸上的肌肉激烈的抽搐着。他拼命的想要伸手,想要去抓住那把手术刀------
  可是,他用足了力气,他那打着石膏的手臂仍然一动也不动。
  他现在是个废人,他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
  “你是个废人。你没有自杀的权利。”洛莘冷冷说道。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