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章、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第1186章、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秦洛以为自己已经从军师的讲述中猜出了这件事的开头和结尾,没想到真相是如此的诡异和------令人惊爆眼球。[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他原本以为,皇千重是对军师说‘其实,老鹰是我故意引人干掉的’之类的话。
  军师控制不住情绪,然后发飚和皇千重拼命。
  可是,事实并不是这样。
  皇千重说的不是老鹰的事,而是告诉军师龙息队长你做不长,我还会回来抢走的。
  可惜,他的这种低级的布局早就被军师看在眼里。在第一次离被皇千重激怒想要拔刀子和皇千重拼命的时候,就被军师给阻挡下来了。军师当时握住离的手腕,说道‘小心中计’。
  这句话让皇千重的情绪变的焦躁,心情变得急迫。因为他的计划被军师看出来,他的苦肉计就很难成功。
  这样一来,他只有更加肆无忌惮一些才能真正的激怒军师。
  于是,破绽也就出来了。
  军师将计就计,冒然出手。
  《喜羊羊和灰太狼》中的灰太狼每次被轰飞的时候,也是在天空中说这句话:我还会回来的。
  小灰灰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冒星星,很是骄傲的说道:爸爸又飞了。
  遗憾的是,灰太狼再回来的时候又活蹦乱跳像没事人----不,是没事狼一样。而皇千重终究不是灰太狼。以后,他手不能提,脚不能走,还得屈辱的留在龙息给傅风雪做守门人-----称他为百年来第一悲剧人物也不为过。
  “你很意外?”军师问道。
  “我以为他说出了真相。”秦洛没有否认。他不是意外,而是-----相当的意外啊。
  “皇千重那么谨慎,怎么可能说出这件事?”军师摇头。“就算死,这件事也是不能说的。”
  “那------”秦洛觉得自己的思维有点儿错乱了。他以为自己已经看明白了每一个人,但是,现在才发现,他没有看清楚任何一个人。“龙主相信了你的话?”
  “他不相信。”军师说道。
  “他不相信?”秦洛更加的想不明白了。“他不相信的话,怎么会帮你打断皇千重的四肢?”
  “因为他和我一样,也相信皇千重是那件事情的罪愧祸首。”军师说道。“而且,这件事不是他做的。是龙王做的。”
  “龙王?”秦洛更加疑惑了。龙王都不在场,为什么是他做的?
  “是的。”军师说道。“这原本是龙王要做的事情。龙王不在,也不方便做,所以龙主替他做了。”
  “---------”
  秦洛安静了一会儿,理了理有些混乱的思路,说道:“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当年那件事情确实和皇千重没有关系呢?或许,他是被冤枉的?”
  “你在怀疑我们的智商?”军师笑着反问。倒是没有敌意。
  “不是。”秦洛摆手。“我只是一个假设-----我心里也认为那件事情是他做的。但是,或许不是呢?”
  “他提前动手,却又不和我们打招呼。引蛇出洞,却又不加以提醒。他完全可以在逃跑的途中给我们信息。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他是故意让我们没有防备。”军师说道。“我是军人。军人对危险有着特有的直觉-----我们知道一件事情的程序是什么样的。就像你行医给人扎针一样。有些步骤是不能错的。除非你想让那个病人死亡------皇千重的步骤都是错的。他的理由看起来可以解释所有的事情,但是,其实它什么都解释不了。我们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铁证-----”
  秦洛点头表示理解。他不是军人,对他们那些专业性的东西没有了解。不过,他显然更相信军师的话。
  在他还没有和皇千重打过照面的时候,他就让孙耀阳来对付自己,可见他的嫉妒心强烈到什么程度。
  这样的人,他怎么甘心被‘老鹰’压在下面呢?
  “这一次,他又想旧计重施。他想把我从队长的位置上拖下来,他想让火药和离他们每个身上背一个处份,堵住他们的晋升之路。这也是龙主生气的原因。”军师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龙主也不一定能够对他下此狠手。毕竟,他有一个好母亲。”
  确实。因为皇千重父亲皇天明的原因,因为洛莘的原因,龙王和傅风雪多多少少都要念些旧情。当初龙王虽然生气把皇千重给赶走了,但是并没有把他打入谷底。这一次,皇千重又想拉下龙息一员大将,傅风雪才暴怒出手。
  对龙王和傅风雪这些人来说,儿女情长是小节,国家利益才是大义。他们可以有一度限度的对你保持容忍,但是危及到国家利益时,他们就会出手无情。
  老鹰和军师都是国家的人才,皇千重这么说其实是在挖国家的墙角啊。傅风雪能不生气吗?
  “就是有点儿可惜了。”秦洛说道。可惜军师没办法再继续做龙息队长了。
  “他为了救我,丢了一条命。我替他报仇只是舍弃一个龙息队长-----这又算得了什么?”
  -----------
  ----------
  医生都走了,只有两名护士守护在病房外面。
  洛莘坐在床头,看着儿子包裹着纱布的脸和打着石膏的手脚,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
  什么燕京第一美女,什么京城不老的传说,什么聚会中的焦点,什么名媛贵妇------在儿子的生死病痛面前,都是如此的不值一提。
  她年轻时丈夫就走了,和儿子相依为命。她把所有的希望和生活的寄托都放在这个儿子身上。看着他一天天成长,一天天成熟。在她以为即将要等到收获的季节时,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双手双脚折断,他的前途和未来也就彻底毁灭。
  而且,她通过和傅风雪的交谈中知道,傅风雪是不同意皇千重离开龙息的,他固执的要让皇千重给他做守门人。
  以皇千重心高气傲的性格,他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条件?
  正如傅风雪所说的那样,皇千重是不可能主动脱除军籍的。如果他不脱险军籍的话,就一定要受到傅风雪的管制。
  “不行。必须要把千重给带出去。”洛莘想道。她知道自己儿子在龙息的处境,来了这段时间没有找到一个心腹,每个人都对他怀有敌视。让他在这种环境下继续待下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想了想,她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很快的,电话就被人接通。
  “老廖,抱歉这么晚还打扰你。”洛莘声音镇定的说道。
  “洛莘,千重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沉重的声音。“他们太过份了。我会向军部提出抗议的。皇千重现在已经不是他们的队长,是我西南的人。他们凭什么动手?就算要管教,也是我西南军区的事情。”
  洛莘没有对这件事多说什么。她知道傅风雪突然动手的原因。
  她的声音低沉,带有淡淡的哀怨和恳求语气,说道:“老廖,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
  “你说。”
  “把千重要过去。”洛莘说道。“千重现在是你们西南的人。上面已经发布了任命报告。也只有你开口要人才是名正言顺。”
  “怎么?他们把人打成那样还不肯放人?”男人怒喝着说道。
  “他说要千重给他做守门人。”洛莘说道。提起这件事,她的心里也满是怒气。她刚才情急之下给傅风雪跪下,他也没有停止折磨皇千重。而且,千重都成了废人,他还不愿意放人。真是一点儿面子也不给啊。
  “姓傅的欺人太甚。他还以为是他们军中三条龙的黄金时代?放心吧。我明天就给军部打电话要人。”男人说道。“洛莘,你不用担心。如果你在燕京住的不开心的话,就到西南来。在这边,没有人敢欺负你。”
  洛莘冷笑。
  去了西南,恐怕正遂了你的意吧?
  “谢谢老廖。现在我还不能去西南。”洛莘说道。“千重出来后,我得带他去找医生把骨头治好。”
  “好吧。”男人的声音颇为遗憾。“你也别太伤心。”
  挂断电话,洛莘心想,找谁来治疗千重呢?
  突然间,洛莘的眼睛一亮。
  “或许他可以。”洛莘想道。因为她见证过他一手创造的太多奇迹。
  可是,他和皇千重矛盾重重,他会同意吗?
  (PS:给一张红票,好不?)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