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断骨!

  第1179章、断骨!
  一阵风吹,皇千重感觉全身寒毛收紧,然后他的前面就挡了一个人。
  “我没让你走。”傅风雪说道。[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皇千重瞳孔收缩,双手握拳,然后又松开。这是他紧张时的一个习惯性动作。
  他松开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想让傅风雪误会。他不敢和傅风雪动手。除了那几个老不死的,没有人愿意和傅风雪动手。即便是龙王全盛时期,也不见得就是傅风雪的对手。
  “傅叔要杀我?”
  “我不杀你。”傅风雪说道。“我在寻一个守门人。你很适合。”
  “我要去西南。”皇千重说道。
  “你去不了。”
  “---------”
  傅风雪言简意赅,皇千重也不说话。
  两人眼神对视,即无怨恨,也不炽烈。可是,皇千重却感觉到手心的汗水越来越多了。
  夜风吹动衣摆,哗啦哗啦作响。
  孤哀。肃杀。
  有皮鞋扣动水泥地板的声音传来,然后便有人喊道:“千重。”
  是洛莘的声音。她及时的赶过来了。
  说实话,在知道洛莘在自己被驱逐龙息的事情中启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后,他恨极了这个母亲。当时是她从中帮忙把自己推上这个位置,现在又被他一脚给踢开。
  她不帮她稳固位置也就算了,竟然还鼓动傅风雪逼自己退位。有这样做母亲的吗?
  但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突然间听到她焦急的声音后,他竟然有种很开心很幸福的感觉。
  她来了。自己就解围了。
  他相信,傅风雪不会在自己母亲面前对付自己。
  “千重。”洛莘再次喊道。
  声音越来越近,她走的很急很快。
  啪啪啪-----
  外面传来叩门的声音。
  傅风雪转身,拉开了院门的木门栓。
  然后,洛莘便出现在了小院门口。
  一身素白的紧身旗袍,在月色照耀上,旗袍上面绣着的红色小花清晰可现。头发盘起,露出修长的脖颈。脖子上挂着一块碧绿色的圆形小玉,晶莹剔透。玉水灵,人更水灵。
  从外表上看过去,你真是很难猜测出这个女人的年龄。
  洛莘看到儿子完好无损的站在那儿,心里一块大石落地。
  她又恢复了平时镇定优雅的名媛风范,眯着眼睛看着傅风雪,笑着说道:“风雪,找千重聊些什么呢?”
  “没事了。”傅风雪说道。
  “没事了?”洛莘笑道。上前拉着皇千重的手,说道:“如果没事的话,我找千重出去谈一些事情。”
  “他不能走。”傅风雪说道。
  皇千重表情一凝,眼里的杀机一闪而逝。
  洛莘的眼睛笑成了月牙,看着傅风雪说道:“风雪,怎么了?又想让千重留下来了?那可不行,西南那边可给我打过电话,说要千重尽快过去呢。虎父无犬子。你兄弟的儿子总不会差到哪儿去吧?”
  “他不能去西南。”傅风雪说道。
  洛莘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看了看皇千重后,一巴掌煽了过去。
  啪------
  皇千重的脸上结实的挨了一巴掌,原本就红肿的脸更是变得雪上加霜。
  “你怎么惹你傅叔叔生气了?还不快给你叔叔道歉?”
  皇千重固执的站着,一动也不动,狠狠地盯着洛莘,眼眸如血。
  洛莘又一巴掌煽过去,喝道:“让你道歉。听到没有?”
  “够了。”皇千重大吼道。
  他抬手一巴掌甩了出去,然后洛莘的脸上就出现一道紫红色的手指印。
  啪-----
  耳光响亮,洛莘几乎不能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她懵了。
  彻底的懵了。
  她感觉不到疼痛,只是没办法接受这一切。
  伤心。失望。愤怒。还有-----失落。
  她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从来都没有想过。
  儿子打母亲,这实在是太大逆不道了。
  “够了。我告诉过你我受够了-----”皇千重情绪失控之下一巴掌抽在自己母亲脸上,连他自己也懵住了。
  愣了几秒钟后,他终于还是要把心中的火气发泄出来。
  “你动不动就打我,动不动就打我的脸-----现在尝到是什么滋味了吧?是不是很难受?是不是很屈辱?我是成年人了,我不是孩子-----”
  “--------”
  “你以为你很厉害?你以为你是救世主?什么事情都是你在中间掺和,什么事情都是你来做决定-----我是你的傀儡?”
  “----------”
  “不忠,不孝。活着作甚。”傅风雪沉声说道。
  洛莘听到傅风雪的话后,立即清醒了过来。
  她笑了笑,说道:“没想到你对我有这么多怨言。看来我们母子要好好沟通了------风雪,我向你借千重一晚上。明天再让他到你这儿报道。”
  “他不能走。”傅风雪说道。
  “风雪。”洛莘面露急色。和这个男人做了几十年的朋友,对他的性格实在是太了解了。“看在天明的面子上,看在我的面子上,让千重跟我回去吧。我知道他又做错了很多事,我知道他对不起你们的栽培------但是以后不会了。我让他明天就去西南。我让他离龙息远远的。你再帮我最好一次。好不好?”
  “上次你就说是最后一次。”傅风雪很不给面子的说道。
  “这次是真的最后一次。你也知道,千重的调令已经下来了,西南那边同意接收------”
  “不用求他。”皇千重大声吼道。“不用求他。我留下来。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闭嘴。”洛莘转身对着皇千重喝道。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皇千重都被她的眼睛给杀----伤了。她原本对他抱有厚望,觉得他聪明善隐忍,再有自己的推动和一些故交的帮助,他的前程应该不会差到哪儿去。可是,他也同样的小肚鸡肠心胸怀狭隘骄傲自负却又不懂进退-----
  难道他还看不出来吗?他已经招惹傅风雪生气了。
  他不知道傅风雪的手段,可是她知道。
  她不能让儿子承受傅风雪的怒火。那会把他彻底毁掉了。
  “像条汉子。”傅风雪称赞道。
  然后,他再一次动了。
  咔嚓-----
  “啊------”皇千重惨呼出声,胳膊传来刺骨的疼痛,他知道自己的手臂骨头被他折断了。
  他看不到他出招,看不到他移动的轨迹。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只有当他感觉到那痛感袭来的时候,才知道那个男人出手过。
  这是实力的差距,也是境界的差距。
  他以为自己才比天高,却不是傅风雪一招之敌。
  “风雪------快住手------”洛莘尖声喊道。这个时候她哪里还在乎儿子煽了他一巴掌的事情啊,只想着帮儿子求情让他免遭伤害。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皇千重的另外一只手臂也被折断了-----
  扑通!
  洛莘跪倒在地上,拼命的用脑袋往石板上磕头。
  砰!
  砰!
  砰-----
  “风雪。我求求你-----我求求你-----饶他一命吧------”
  她的皮肤娇嫩,和石板稍有摩擦就有血丝渗出。
  连磕几下,就是焦头烂额,惨不忍睹。
  傅风雪的攻击没有停止。
  咔嚓-----
  咔嚓-----
  又是两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皇千重的身体重重地跌倒在地上,他的两条腿骨也被折断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