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6章、要把军师拉下马!

  第1176章、要把军师拉下马!
  一拳。
  只是一拳。[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他还是没能接下军师全力出击的一拳。他还是不是她的对手。
  就和数年前一样,那一次,也是自己被她一拳打倒。
  光阴如剑,岁月如棱,一切都变了,一切都没变------当初的剧情再次重演。
  噗------
  一口鲜血喷出。星星点点,染红了大理石地面。
  皇千重身体无力的躺在地上,看着一步步向他走近的军师。
  她的眼神平静锐利,不急不躁,不紧也不慢,就像是一个即将捕捉猎物的猎人。
  秦洛走到皇千重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站起来。”
  皇千重咬了咬牙,双手撑地爬了起来。
  军师动了。
  一个近乎一百八十度的高抬腿,一脚踢向他的咽喉。
  断喉脚,龙息绝学。
  一旦踢中,那脆弱的咽喉会被她踢碎。华佗重生,秦洛在场也无法救治。
  皇千重虽然重伤,却也不是愿意挨宰的角色。
  他快速后退,正欲出脚反击,军师的另外一脚又踢向了他的咽喉。
  连环踢!
  也可以说是连环断喉脚,因为这第二脚也和第一脚一样,也是踢向皇千重的咽喉。而且,如果这第二脚皇千重避开,还会有第三脚,第四脚------
  皇千重大惊,再次后退。
  果然,第三脚随即而至。
  皇千重越退越快,军师也越踢越疾。她虽然个头不矮,穿上军靴足有一米七五。但是皇千重也是高个,同样穿上军靴的他足有一米八五。而军师能够每一脚都踢向他的咽喉,证明她踢出去的脚比自己个头还要高一些,足见她的脚力之深。
  在绕开身后的桌子时,皇千重出现了一个小错误。
  军师这一脚格外的凌厉,皮靴从高而下,锋利无比的尖端直刺皇千重的咽喉。
  皇千重无处可退,只能脑袋后仰把头偏开。
  军师没能踢中他的喉咙,却也不肯就此罢休。
  她收脚时脚跟向下一压,皇千重胸口中招。
  一股重力传来,皇千重身体向后倒去。
  轰---------
  他的身体倒在食堂的餐桌上,压得餐桌向后滑了几步后,然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餐桌倒地,皇千重的身体也跟着倒地。
  嘎------吱-------
  钢铁和大理石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噪音。
  “站起来。”军师站在原地,再次对皇千重喊道。
  这一幕看在秦洛眼里,就像是贝贝最喜欢看的动画片《猫和老鼠》一样。大猫抓住老鼠后并不吃掉,而是把它放掉后再重新捉。它不吃,只是戏谑。
  虐杀!
  秦洛看出来了,军师是想虐杀皇千重。
  这到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皇千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时不时地还要咳嗽两声。他的脸色变得了紫红色,嘴角的血渍越积越多,一滴滴地滴落在衣服上。
  “你动手吧。”皇千重身体躺在地上,恶狠狠地说道。“你不是想杀我吗?你不是一直想杀我吗?来吧。现在就是你最好的机会。”
  军师便不再问话,抬步往皇千重走过去。
  秦洛皱了皱眉,快步走过去挡在军师前面,说道:“你想做什么?”
  “杀人。”军师声音低沉,如哀婉的萧声。
  “我知道你恨他。”秦洛说道。“我也不喜欢他。但不是现在------”
  军师恨皇千重,秦洛也恨。每一个龙息队员都恨他。
  但是,他们必须要保持冷静。
  皇千重不是土匪强盗,也不是敌国特工。他是军人,是他们的战友。
  如果军师在龙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击杀皇千重的话,军师这一辈子也就毁了。
  即便他们帮助军师做证也是没有用的,因为还有食堂的工作人员看到,还有闻声赶过来的龙息卫队看到。这么大的事情,又怎么可能隐瞒的过去?
  皇千重就是认准一点儿,所以他才如此的有恃无恐试图激怒离和军师。
  如果军师下此狠手,不正是中了他的诡计?
  想起来也着实憋屈,却又让人无奈。
  “就是现在。”军师固执的说道。“让开。”
  “我不能让你过去。”
  “让开。”
  离担心秦洛和军师发生争执,赶紧跑过来,劝道:“军师,你不要冲动。他这是害你。他想把你也拖下水。”
  火药也挡在军师面前,阻止她痛下杀手。
  “让开。”军师一拳轰出去,秦洛和离动也不动,任由拳风吹动长发刮痛脸颊。
  嚯~~~
  军师收拳。
  她终究没办法向他们动手,这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能称为亲人的人。
  “住手。”一声清喝声传来。
  声音不大,却非常有威严,让人心生畏惧之心。
  看到来人,皇千重强撑的勇气一下子松懈,身体瘫软的倒在地上。
  秦洛转过身去,就看到现在的龙息之主,一袭青衫长发披肩的傅风雪缓步走了进来。
  他站在门口就停住了脚步,没有靠近的意思。
  可是,有他在,即便强势如军师也不敢轻举妄动。
  其它人也都保持沉默,噤若寒蝉。
  这就是神!
  “你们可以死,但是不能死在自己人手上。”傅风雪沉声说道:“这里是龙息。”
  皇千重不说话,他知道说话比不说话更糟糕。傅风雪是个聪明人,他不需要别人教他做什么。事情已经按照他计划的情节在进行。
  军师也不说话,她知道说什么都没用。无论现在还是将来,她必将此獠击杀。
  至于后果------谁有比他所承受的更严重的后果吗?
  看到没人要解释什么,傅风雪终于点将了,说道:“军师。皇千重。过来。”
  说完,转身即走。
  军师不发一言,抬步跟上。
  都已经被军师揍个半死的皇千重竟然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一脸阴沉的笑,眼神像刀子从秦洛离火药和尚等人的脸上一一划过,然后也脚步虚浮的走了出去。
  当然,别人回给他的也是刀子般的眼神。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秦洛问道。他很想跟上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傅风雪既然没有点他的名字,那自然有他的理由。或许,他以为这是龙息的私事吧。
  “我不敢。”离说道。
  要是龙王的话,离还可以以义女的身份缠上去。而且龙王对离也极其宠爱,倒还真没有怎么惩罚他。
  可是,傅风雪不是龙王。他不说话,也不喜欢听人说话。二十多年来,他像个乞丐一般的躺在龙王小院的长椅上,几乎不和任何人交往。秦洛得以赠送铭牌,简直让龙息人跌破眼珠子。
  现在,他成了龙息之主。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别人想跟上去要交情,也要人家肯认才行啊。
  秦洛心情沉闷,一肚子恶气没办法发泄出去。
  他站在二楼食堂的窗口,看着跟在傅风雪身后往龙王小院走过去的军师,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听到皇千重对军师说什么了吗?”
  秦洛知道,皇千重一定对军师说过什么。不然的话,一向淡定从容的军师不可能发这么大的火。
  可是,到底是什么事情能够如此刺激军师?
  “没有。”离摇头。当时她们都跟在秦洛身后准备离开,和军师拉开了十几步的距离。而且皇千重刻意压底了声音,离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一定和他有关。”离说道。
  “和他有关?”秦洛挑眉问道。“和谁有关?”
  “军师那么生气,一定和他有关。”离说道。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