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舍得一身剐!

  第1175章、舍得一身剐!
  变化之快,始料未及。
  动作迅猛,目不暇接[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刚才还谈笑风生,怎么转眼间就大打出手了?
  不是,怎么军师突然间就对皇千重出手了?
  秦洛懵了。
  离懵了。
  和尚火药他们也懵了!
  这到底唱的是那一出戏啊?怎么看不明白了?
  经过上次的打斗,众人都知道皇千重实力强悍。即便他硬是受了军师一拳,又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可是这对他来说绝对不是致命伤害。
  “你疯了?”皇千重的面孔扭曲,一脸愤怒的嘶吼道。“你为什么打人?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这里是龙息,由不得你放肆----”
  军师脸色阴沉如黑铁,眼里杀机乍现。
  也不回答皇千重的问题,身体俯冲,大步向皇千重坐立的位置奔了过去。
  蹬蹬蹬-------
  皮靴踏在大理石地板上哐哐作响,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人的心里面去。
  现在时间不早了,来龙息食堂吃饭的人并不多,大厅里非常安静。所以,军师大步奔跑起来,声音非常的响亮,像是这楼板都要被震塌掉一般。
  她跑到皇千重的面前,一脚踢向他的跨部。
  这一脚简单,直接,却蛮横无比。
  呼------
  劲风呼啸,力透衣衫。
  皇千重双腿岔开坐在地上,感觉裆底凉嗖嗖的,某个小东西还有种刺痛的感觉。
  还没踢上去,仅仅是带动的风声就能够伤及皮肤。由由可见,如果军师这一脚要是踢实了,后果将会是什么样子。
  以后还会有皇千重吗?还会有小皇千重吗?
  这不是杀招,这简直是绝户计啊。
  由此可见,军师恨皇千重入骨。
  “啊--------”
  皇千重嘶声大吼,双手往地上猛地一按,他坐在地上的身体竟然腾空升起。就像是神话故事里面头上戴着金圈的观音坐在圃团上缓缓升起一般。
  当然,皇千重这不是‘缓缓’,而是又疾又快。不快的话就会被军师踢中了。也没有观音菩萨升起时的那种潇洒美感,他的这一招更加的野蛮暴力。
  把力道蕴含在双掌之间,双手大力拍地,身体应声而起。
  听起来很简单,但是,同样学习过三拳两腿的秦洛却知道,想要做到这一步会有多么的困难。而且,到达皇千重跳起的这个高度更非常人难及。
  秦洛听说过皇千重隐藏身手的事情,却没想到他竟然厉害到这种程度。
  就连和他交过手的离和火药等人也是目瞪口呆。上次他们和皇千重交手,把他揍得跟条死狗似的。那个时候,他们都以为他已经发挥出了全部实力。
  现在被军师这么一逼,他竟然还有后招。这也实在太让人触目惊心了。
  他还隐藏了多少实力?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击不中,军师的身体原地弹起。
  皇千重上升,她升得更快。
  空中一百八十空旋转,一脚踢向皇千重的胸口。
  皇千重也迅速变招,单手往墙壁上一拍,借力打力,也反身一脚踢了过来。
  哐-------
  两人双腿相撞,军师还在空中的身体无处借力,向后倒飞。
  皇千重后背靠墙,快速落地。
  军师落地后,才感觉到右腿像是断裂一般的疼痛。不用怀疑,皇千重一定在腿上装了铁护膝。而她因为身处龙息,没有带那费事的东西。有心算无心,这一击反而被皇千重占了些便宜。
  皇千重站定,再次对着军师大吼:“军师,你这是想杀人?我怎么招你惹你?你别以为升为龙息队长就敢如此嚣张-----无故殴打同僚,这是大罪。我一定要告你。我一定要去军部告你。”
  看到军师不理不踩,再次快步走来,皇千重冷笑,说道:“欺人太甚。真是欺人太甚。既然你想杀我,我也不会束手就擒-----来吧。我倒要试试你军师有多厉害。”
  他沉腰俯身,一幅欲与军师拼命的架势。
  “军师,不要中计。”秦洛急声喊道。
  这句话是刚才离要甩刀子和皇千重拼命时被军师阻止说的话,没想到很快的就由秦洛说给军师来听了。
  他了解军师,知道她心计过人,一般人很难算计到她。
  但是,今天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皇千重也不知道如何招惹到她,她竟然下此狠手,要与皇千重不死不休。
  而皇千重更是不安好心。以他骄傲自大的性格,这次被迫离开龙息,满心愤恨之下怎么可能跑来和赶走他的这些龙息成员道歉?怎么可能会称呼最看他不顺眼的离为‘堂妹’?又怎么会阴魂不散的不断和人搭话?
  刚才他欲激怒脾气最暴躁的离,被军师给阻止。
  现在,他直接拿军师下手。军师却中计。这事岂不奇怪?
  事出反常必有妖。秦洛既然早发现皇千重情况不对,又怎么会想不透他这么做的目地?
  在他激怒离的时候,秦洛也只是怀疑。
  现在,军师和他大打出手,他装作一幅被迫还手的委屈模样高声叫嚷要去军部投诉------很明显,他是要把军师拉下水。
  龙息队长被撤,皇千重心有不甘。可是,军部行文下发,已经形成了军令。他即便想要运作也不容易。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把军师也给拖下水。军师不是新上任的龙息队长吗?如果无故殴打同僚------不,是西南军战友。这个罪名坐实了,她的队长位置还能坐得下去吗?
  他坐不成。军师也坐不成。龙息其它人要么资历不足要么能力不够------新队长人选又可以争一争了。
  这只是秦洛短时间能够想到的,皇千重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企图,那就没人知道了。
  听到秦洛喊‘小心中计’,其它几人也立即明白皇千重此举是心怀鬼胎。
  离单刀入手,喊道:“军师,你别动手。我来帮你。”
  “我来。”火药出声喊道。也紧随其后跑过去。
  他们没有官职在身,不怕犯错,大不了关一段时间的禁闭。如果军师犯错队长职业被剥,那个损失可就大了。
  军师身形站定,回身对两人喊道:“退回去。”
  “军师------”
  “退回去。”军师再次喊道。“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私事。谁也不许插手。”
  “他是在陷害你。”离着急的说道。以前都是军师最冷静聪明,怎么今天就不愿意听人劝呢?
  “谁也不许帮手。这是命令。”军师喝道。
  皇千重看着军师平息下来的怒气和平静深幽的眸子,不由得大是吃惊。
  “这个女人果然厉害。”皇千重想道。“如果她就这么退回去了,今天的苦肉计就白演了。”
  不过,看到她又一步步向自己走过来,皇千重心里的担忧也放下了。
  “来啊。你们都上啊。你们不是喜欢拉帮结派吗?你们不是喜欢群起而攻吗?你们不是喜欢排挤异已吗?怎么不动手啊?”皇千重怒目圆睁,对着离和火药等人喊道。“上啊。快上啊。你们一起上-----我宁肯战死,也不会向你们这些小人屈服。”
  “你会死。”军师阴沉沉地笑着,说道:“你早就该死了。”
  说完,她的身体动了,身形全速展开。
  刚刚还距离皇千重有五六米的距离,这一冲之下,瞬间即至。形如鬼魅,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她一拳砸向皇千重的胸口,平坦无比却又------无与伦比的一拳。
  皇千重大惊,双手交叉,横在胸口去挡。
  他明明看到自己已经挡下来了,可是,军师的拳头却神奇的穿过他双手交叉的十字架,离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近。
  砰-----
  皇千重的身体被打飞了出去,再次像《喜羊羊和灰太狼》里面的灰太狼一般飞上高空。
  哐------
  他的身体落地,然后重重地坐倒在地上。
  面孔苍老,五脏六腑将要移位一般。
  只觉得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