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3章、没有陪男人散步的习惯!

  第1173章、没有陪男人散步的习惯!
  花香四溢,美人闻香而眠。
  在靠近园圃的廊檐一角,一张软塌横亘而放。塌上,一位仿若仙子般的女人侧身而卧,眼睛紧闭,呼吸匀称,看起来睡的香甜。[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女人肤如初雪,发若细丝,樱唇小口,琼鼻俏眉。身体玲珑有致,粉色的薄纱睡衣领口露出大片的雪白粉嫩,看起来魅惑诱人。看不清她的年龄,从外貌上看,仿若双十少女。可是,从她熟透的身体和睡时的风情来看,又像是三十少妇。
  哐-----
  沉重的响声传来,女人突地从美梦中惊醒。
  眼里的怒意一闪而逝,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她从软塌上坐起身,一脸从容的看着怒气冲冲走进来的俊俏男人。
  两人的眼神对视,谁也不肯避让。
  “洛莘。”皇千重嘶声吼道。
  “我听到了。”洛莘柔声说道。端起面前小几上泡着的花茶一饮而尽。仰脸喝茶时,脖颈修长,胸脯挺起,十分性感。
  “我最相信的人是你。我最相信的人是你-----你怎么能害我?你为什么要害我?”皇千重愤怒之极。一脚踢向旁边的一盆海卉,花盆翻倒在地,茂盛的绿萝枝叶折断,咔嚓声音不绝于耳。
  “皇千重。你太放肆。”洛莘终于生气了。她闲来无事,最喜种花种草。这屋子里院子里的植物全都是她亲手种植,细心照料,平时非常的宝贝。现在被皇千重损坏,她心痛之极。
  “我放肆?我放肆?”皇千重像是疯子一般,又一脚踢飞一盆紫竹,大吼道:“你背地里害我,还有脸说我放肆?”
  “害你?”洛莘冷笑。“皇千重,你别不知好歹。我这是把你从泥潭里拉出来,去了西南你才能有更好的发展------我已经和你田叔叔打过招呼,老段在西南也会全心助你。你留在龙息和他们斗来斗去到底能得到什么?”
  “得到什么?”皇千重咬牙说道。“就算什么都得不到,我也不会离开的。”
  洛莘走过来扶起倒塌的花盆,眼神怜惜,说道:“千重,你为什么那么倔?你知不知道,你这种性格会把你毁了。我为什么要去找傅风雪交易?我为什么找老田把你要回来?我知道如果提前告诉你的话,你一定不会答应离开------我并不是有心隐瞒,而是别无选择。”
  “别无选择?别无选择就把我卖了?别无选择就把我从龙息赶出去?”皇千重的拳头握得咯嘣咯嘣作响,像是要冲上来和洛莘拼命似的。可是洛莘却蹲下身体悉心照料那两盆花,专心致志,毫不在意。“你知不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我又一次被龙息驱逐----是又一次。又一次。”
  洛莘抬起头看着皇千重,问道:“面子重要,还是前程重要?”
  “前程重要。但不代表着我为了前程就可以不要脸。”皇千重大吼道。
  “你就是得为了前程不要脸。”洛莘也提高了嗓门,尖声喊道。
  洛莘这么一发飙,皇千重反而沉默了。
  在他的记忆中,他的母亲一直都是温柔优雅的,说话和声细气,举手投足间贵气十足,还有股子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自若。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发火,第一次看到她情绪失控。
  皇千重哑火了,反而轮到洛莘‘开枪’了。
  “你以为你是谁?太子?是,外面的人都喊你太子。可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喊你?”洛莘问道。“因为你有个好爹,因为你有个好外公。可那是以前。现在你爹死了,你外公也离开了------你还有什么?你还剩什么?你只有一个老妈。一个一文不值还整天端着架子装着贵妇的老妈。他们凭什么还尊重你?他们凭什么还叫你太子?”
  “现在,你爸还有几个朋友,他们愿意帮忙。龙千丈和傅风雪也还活着,虽然他们没有帮你,但是也不会害你-----”
  “龙千丈和傅风雪没有害我?”皇千重骂道。“那两条老狗-----”
  “闭嘴。”洛莘吼道。秀眼圆瞪,威严十足。“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他们出手的价值?在他们眼里,你什么都不是。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姓红姓卫的那些人会放过你?他们会压得你永世不得翻生。”
  “龙千丈和傅风雪不能护你一辈子,他们也要走的时候。那个时候,你还有什么?趁我还活着,趁他们还能护你,丢掉你那所谓的尊严,丢掉那狗屁不如的面子,去拼,去搏,去抢一个好前程-----只有你爬起来,只要你爬起来。”洛莘走过来,看着皇千俊英俊扭曲的面孔,说道:“只有那个时候,你才是真正的太子。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你才无所不能。”
  “我明白了。”皇千重说道。“我不会走的。我就留在龙息。我去和他们拼,和他们搏,和他们抢。”
  说完,转身就走。
  “皇千重。”洛莘喊道。
  哐------
  又是一声重响,这是铁门被大力关上的声音。
  洛莘站在原地,心情如地上的残枝断叶。
  ————————
  ————————
  秦洛原本是要来看场好戏的,可是主角却离开了龙息大院。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所以秦洛就留在龙息吃饭。
  大家难聚一堂,虽然吃得是食堂饭菜,倒也有滋有味,十分可口。
  “姓皇的不会偷偷跑了吧?那样的话,可就没意思了啊。”和尚笑呵呵的说道。皇千重做队长的时候,先是对他们这些人热情拉拢,看到拉拢不到的时候,又开始大力打击。所以,和尚他们都抱成一团排挤皇千重。
  现在皇千重被从队长的位置上摘下,他们自然有高兴的理由。
  “队长不会这么无情。他会过来和我们告别。”火药说道。
  “火药,你可太损了啊。”军师笑着说道。“平时也没见你叫他队长。”
  “哼哼------”离突然间咳嗽了几声。
  众人配合默契,立即停止了说笑,埋头吃饭。
  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大家在吃饭呢?”
  没有人应声,咀嚼的声音不绝于耳。
  男人不急不气,走到桌子的角落坐下。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男人说道:“我要走了。离开龙息。去西南。”
  还是没有人吱声,大家都把他当做透明人。
  这下子,军师就不得不说话了。
  “恭喜。”军师说道。不知道皇千重走了那方面的关系,他去西南是高升。所以,军师这么说也不是故意讥讽。
  “谢谢。”皇千重笑着说道。“诸位,这些日子多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
  众人一脸诧异的抬起头,没想到皇千重竟然会向他们道歉。
  “秦洛。”皇千重喊道。
  “啊?”秦洛扒了口面条。“你叫我?”
  “一起走走?”皇千重笑着说道。云淡风轻,潇洒随意。这个时候的皇千重又恢复了他名门公子哥的风度。
  “我先吃碗面条。”秦洛说道。
  哗啦啦-----
  秦洛把一碗面条扒完,把面汤也给喝了,说道:“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随便聊聊。”皇千重笑着说道。他笑起来的时候和秦洛很像,嘴角微扬,眼睛微微眯起,看起来很迷人。他们都属于俊俏型的男人,五官长得很‘清秀’。
  “这儿也能聊啊。”秦洛笑着说道。“这些都是自己人。”
  皇千重心想,当然是自己人了。全都是你的自己人。
  “还是出去走走吧。”皇千重说道。“咱们俩也算是老相识了。现在我要走了,有些事情也可以说开了-------”
  “可是------”秦洛为难的说道。“我没有陪男人一起散步的习惯啊。”
  (ps:投票投票,咱们每天都过情人节------)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