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8、生?还是死?

  第1168、生?还是死?
  看到秦洛和人通电话说到‘药’的事情,宁碎碎开心地问道:“秦大哥,是不是有什么药可以解笑笑身上的毒?”
  凌母也满脸期待的看着秦洛,说道:“秦医生,我知道笑笑------笑笑可能凶多吉少。我也不再说让你一定救活她这种强人所难的话。我只是求你,求你尽力------尽力了就好。尽力了就好。”[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说话的时候,凌母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说是‘不敢说一定救活的话’,可是,如果女儿就这么去了,她又如何能够承受得起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
  况且,她才刚刚用温水擦拭过凌笑嘴角的粘稠物,在他们说话的空隙,又堆积了不少浓痰恶血。
  仿佛凌笑的嘴巴是一个关不笼的水龙头似的,不断的有东西流敞出来-------而且不断的散发出恶臭。做母亲的看到此情此景,自然以为这是病情加剧症状。
  当然,这也确实是病情加剧症状。
  因为对凌笑所中的这种毒一无所知,闻所未闻,这让秦洛的一身所学没办法施展。所以,也没办法理解为什么一个钟头前还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间病情加剧至此?
  “前些日子从凌笑身上抽了些血样。”秦洛自然不会说让红衭跟踪蓝天护随从并且将他们一一击杀从中找到相似毒素的事情,只说这病毒样本是从凌笑身上提取出来的。“我把这些血样送到燕京所有熟悉的研究院研究室,请大家帮忙一起研究-------刚才打电话,一位朋友说有种病毒可以和血液里面的毒药进来融合。”
  “进行融合?”宁碎碎不懂医学,疑惑的问道:“意思是说可以解毒了?”
  秦洛摇头。
  “那是什么?”宁碎碎小声问道。
  不过,她的小心是多余的。凌母虽然又在打水帮凌笑擦拭嘴角,但是她的眼睛却一直盯在秦洛脸上,仔细地听着他们俩说的每一句话。
  “还不能解毒?”凌母急道。
  “不能。”秦洛歉意地说道。
  虽然这件事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而且,以他和凌笑当初的交情,他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任其恶化死亡。可是,他是秦洛。他做不出来这种事情。秦家的家教也不允许他干出这样的事情。“这正是我要和伯母商量的事情。”
  宁碎碎走过去接过凌母手里的湿帕,说道:“伯母,我来吧。你去和秦大哥好好聊聊。”
  凌母没有客气,现在也不是推让的时候,她擦了擦手,看着秦洛说道:“秦医生,你是碎碎的朋友,又对我凌笑尽心尽力救治,无论最终结果是怎么样,我们凌家对你都是感激涕澪,绝无埋怨。你懂礼仪,出出进进都是叫我伯母。我也着实把你当做自家子侄看待------假如你不嫌弃的话。你有什么话都直说,笑笑都这样了,无论任何结果-----我都能接受。”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伯母,我不瞒你。也不能瞒你。最终的选择-----还要由你来决定。”
  “那你说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凌母问道。
  “说实话,我没办法救笑笑。”秦洛坦然承认自己的‘无能’。“她这不是病,是中毒。无论是针灸法还是药食法,都没办法催发出笑笑身上的这种奇怪毒药-----我找了国内最高端的研究室研究院,他们对这种病毒也一无所知。甚至国外的医药研究院我也通过关系问了几家,他们也对这种药闻所未闻-----”
  情况也确实是如此。凌笑笑身体里面的毒药就像是一种新型的‘电脑病毒’。现有的杀毒手段都没办法查杀,而各大病毒公司也都不知道这属于什么类型的病毒。这是一种领先科技的药物。
  “那你刚才说的解药?”
  “那不是解药。”秦洛说道。“他们只是找到另外一种毒药和这种毒融合-----”
  “不是解药?那是什么?”凌母也被秦洛给绕晕了。想来想去,还是想不明白秦洛到底想要说什么。
  “是毒药。”秦洛说道。
  “毒药?”凌母惊呼出声。
  就连宁碎碎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说道:“秦大哥,怎么能是毒药呢?怎么可以喂笑笑吃毒药?”
  “是啊。秦医生,这-------笑笑已经这样了。再让她吃毒药的话,会不会-----会不会------”
  “我不知道。”秦洛说道。
  “----------”
  秦洛苦笑,说道:“这是两种病毒的融合,有可能会变成一种新型病毒------我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会对笑笑的身体有什么影响。但是,我觉得,无论发生什么样的反应,都比现在要好一些-----所以我才说,这件事情还需要伯母来决定。”
  凌母紧咬牙关,满脸痛苦。
  她原本承受的是即将失去女儿的痛苦,这还不算完,转眼间,她就要承受-----亲手毒死自己女儿的痛苦。
  她下不了手。
  她怎么能下得了手?
  “怎么了?”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响起。
  凌母看到站在病房门口的男人,像是找到了主心骨,满脸泪水的扑了过去。
  “小陨,你救救妹妹-----你救救妹妹-----这可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啊?”
  “秦医生,发生了什么事?”凌陨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的凌笑,又和宁碎碎点了点头,出声问道。
  “你来的正好。”秦洛说道。他和凌陨的交往不多,但是觉得这人人品不坏。而且,当初也是他提供消息,自己才最终把目标锁定在管绪身上。“需要你帮忙做一个选择。”
  接着,秦洛就把自己的计划重复了一遍。
  凌陨也沉默了。
  这真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啊。比企鹅大战360的决定还要艰难-----
  他从口袋里摸出烟,抽出一根放在手里掂着,却没有掏出火机点燃。病房里不许抽烟。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凌陨问道。
  秦洛点了点头,其它人都没有说话。
  “试试吧。”凌陨说道。“总还有一线希望。”
  “那就试试。”秦洛说道。凌笑的家人同意,他才能放手去工作。如果他们不同意,秦洛也没有权利拿凌笑的身体去做这种实验-----是的,这就是一个实验。
  因为,谁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
  没有让人久等,离很快就带着两个医生到了医院。秦洛在龙息的研究院里见过他们,只是早已经忘记了名字。
  一个头发发白戴着眼镜的老成医生也记得秦洛,把他拉到一边,说道:“你确定要这么做?”
  “别无选择。”秦洛指了指病床上不断呕血的凌笑,说道。
  “可是这很危险。我们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我们甚至不知道------这有没有用。或许,把这种病毒植入她的身体里面,反而会加速她的死亡。这样的后果你考虑过吗?”
  “考虑过了。”秦洛说道。“我说过,这是唯一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对我来说,这是单选题。”
  老教授叹了口气,说道:“她的家人同意吗?后果你都给他们解释过了?”
  “说过。他们同意这个计划。”秦洛说道。
  年轻医生走到秦洛面前,把手里的一个银色小箱子递过来,说道:“这是合成病毒。只要把它植入病人的身体里面就行了------不过,我建议你让病人家属先写一张免责书。”
  每一个重诊病人送上手术台前,都要病人家属签字。为什么?因为手术有风险。如果家属不签字的话,到时候医院和医生后患无穷。甚至患者家属把他们告上法庭,他们也是无理的。
  这一次,已经不能说是手术有风险了。这是-----九死一生。所以,年轻医生才有此提议。
  “不用了。”秦洛笑着说道。“我相信他们。”
  “我写。”凌陨说道。床头柜就有纸笔,他唰唰几笔就写了一份免责申明。
  秦洛笑了笑,打开银色小箱,里面有一个注射器。
  注射器里面有两毫升的红色液体,颜色腥砸,就像是樱桃汗。这也就是他们找到的合成病毒。
  秦洛在注射器上安上针头,准备往凌笑身上扎针时,却又停了下来。
  对凌母和凌陨说道:“你们还有什么话要对笑笑说吗?”
  凌母眼眶湿润,扑过来抱着凌笑痛哭。
  凌陨也是眼眶湿润,背过身擦了擦眼泪后,很快又转了过来。
  宁碎碎一边流泪,还要一边劝慰凌母不要过于伤心。
  等到他们都从病床上起身,秦洛走过去,用消毒棉在凌笑消瘦无肉的手臂上擦了擦后,迅速出针,然后把针筒里的腥红液体推了进去。
  生?还是死?这是个问题。
  (PS:抱歉,今天去参加表哥婚礼,所以更新晚了。唉,真羡慕那些还可以结婚的人儿啊-------)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