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你是医生,不是神仙!
  第1166、你是医生,不是神仙!
  
  秦洛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那条裹头的格子毛巾,他以为是凌母帮女儿洗过头发担心受凉所以才用毛巾把头给包住的,却没想到里面内藏玄机。
  
  上次秦洛来看望她时还是满头黑丝,这才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它的头发就像是漂染过一般,一夕白头。[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白!
  
  刺眼的白!
  
  苍白消瘦的脸,纤细的青筋隐隐可见。那么青涩的少女,却有着和年纪不相衬的满头银发,即让人觉得诡异,又让人觉得满心满肺的心酸。
  
  “怎么会这样?”秦洛实在是太惊讶了。即便他博览群书医术高明,可是也没想明白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不知道。”凌母抹着眼泪说道。“医生来看过,说这是因为女儿的身体机能退化加剧,身体老化的很厉害。”
  
  “他们有没有提供治疗方案?”秦洛问道。
  
  “没有。”凌母摇头。“他们只知道是中毒,却又不知道中的是什么毒。抽血化验了一次又一次,可还是找不到问题-------他们说,如果再找不到解药的话------”
  
  凌母转过身抹眼泪,肩膀剧烈的抽搐着。“他们说,如果再找不到解药的话,笑笑就-----就没了。”
  
  秦洛赶紧抽了纸巾递过去,说道:“伯母,不要担心。现在还有时间,我们也会继续想办法。笑笑不会有事的。”
  
  凌母‘扑通’一声跪倒在秦洛面前,哭泣着说道:“秦医生,我知道你已经努力过。我知道你是全心全意在帮我们家笑笑-------可是,我还是想求你。我求你救救她吧。笑笑还那么小,现在才十九岁。平时娇惯了点儿,可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秦医生,我不能没有笑笑啊。我求求你,帮帮她吧。你帮帮她吧。笑笑她------她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秦洛慌忙把凌母给拉起来,可是凌母是铁了心要下跪,拉起来又要跪下去,再拉,再跪,让秦洛也很是头痛。
  
  “伯母,我理解你的心情,我知道你现在很着急很恐慌------可是下跪也于事无补对不对?你这样只是在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浪费我治疗笑笑的时间。你放心吧。我会全力以赴治疗笑笑的-----”秦洛耐心地劝慰着说道。她知道,这个可怜的母亲精神已经崩溃了。她每时每刻的守在女儿的病床边,守着一个希望。
  
  可是当她看到女儿的身体一天天恶化,身体机能一天比一天糟糕,甚至头发慢慢地变白最后成了这满头白发时,她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她怎么能够承受得住这种无力挽留的折磨和即将失去女儿的痛苦?
  
  世间最难过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比这更痛苦的是-----眼前的白发人送白发人。
  
  如果笑笑当时中毒之后就死掉了,或许凌母的伤痛也早就愈合了。虽然怀念,可那是可以控制的。现在,凌笑就那么躺在那儿,不死也不活。她存在的每一秒都对这个女人是种精神上的凌迟。
  
  “好。我起来。我起来。”凌母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秦医生。你救救她。救救她。”
  
  秦洛点了点头,走到角落的医药箱里取了盒银针,把银针消毒后,然后屏息静气,想用《太乙神针》的第五针进入她的身体里面看看。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以前他很容易就能够进去的,但是今天怎么样都没办法进入状态。
  
  他闭着眼睛,心无杂念,努力的去感受那种美妙的感觉------
  
  还是不行。
  
  “秦医生,怎么了?”凌母看到秦洛睁着眼睛,手里提着银针却久久不下针,不由得有些着急。
  
  “没事。”秦洛笑了笑。“我在想一些问题。”
  
  “哦。不急----不急。”凌母讨好地笑着。
  
  看到她那布满血丝还在努力微笑的眼睛,秦洛突然间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小时候,自己多少次从睡梦中醒来,都能够看到母亲坐在床头,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秦洛问:妈,你怎么还不睡觉啊?
  
  母亲说:妈妈睡醒了。来看看你。你睡吧。
  
  然后,秦洛又再次进入梦乡。
  
  她们不敢离开。怕自己一觉醒来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了。
  
  那样的担心,那么的小心翼翼,这种感受秦洛能够理解。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秦洛对着凌母笑了笑。
  
  然后,他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很快的,入神之境出现,他的右手一抖,银针闪电般插入他早就瞄准多时的穴位。
  
  畅通无阻。秦洛非常容易的就进入了凌笑的脑域世界。
  
  她的大脑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也不会有什么记忆断层和堵塞的地方,所以秦洛并不需要耗费什么力气。
  
  可是,让秦洛吃惊的是,这一次的用针感受和上次境况完全不一样。
  
  上次来的时候,秦洛也用‘入神之境’进入过凌笑的脑域,那一次她的脑海里一片黑暗,什么东西都看不到。而且,她像是在自我拒绝和外界联系,有一种很绝望悲伤的气息弥漫其间。
  
  这一次的感受就是-----混沌。
  
  那片黑色的帷幕消失了,那绝望悲伤的气息也消失了。
  
  它的脑海就像是一片受过污染的雾,又像是一滩一眼望不到边的沼泽烂泥-------
  
  这是腐朽的味道。也是死亡的先兆。
  
  秦洛不想就此放弃,又指引着一股气机通过脑域向下游走。元气游遍凌笑的全身,除了少数几个部位有堵塞外,其它地方都能够顺利通行。
  
  这也就是说,她的身体很健康,没问题。至少,她的经脉都是通畅的。
  
  “呼------”
  
  秦洛拔出银针,长长地嘘了口气。
  
  “秦大哥,笑笑怎么样了?”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
  
  “碎碎,你怎么来了?”秦洛惊讶的问道。这真是巧合,他每次过来都会碰到宁碎碎,就像有人帮忙通风报信一般。
  
  “我来看看笑笑。”宁碎碎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也很勉强。“她没事的。对不对?”
  
  秦洛笑笑,说道:“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宁碎碎的表情就是一僵,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不过,她的脸上很快又重新展现笑颜,握着凌母的手,说道:“伯母,你看秦大哥都说没事儿,你就不要担心了。现在秦大哥回来了,他一定会努力治疗笑笑的。”
  
  “我知道。我知道。”凌母回握着宁碎碎的小手,用力地点头。她没有听出秦洛话中隐藏的‘内容’。秦洛说‘不会有事的’,这是一种很不确定的回答。如果秦洛有把握的话,就会直接回答‘没事’了。
  
  宁碎碎看着秦洛,说道:“秦大哥,我们出去走走好吗?我有些问题想问你。”
  
  “好。”秦洛答应着。
  
  凌母知道他们是要谈笑笑的病情,但是他们既然不愿意让自己听到,她也没办法勉强。笑着说道:“都要中午了。你们要记着去吃午饭。”
  
  “伯母,我们会的。”宁碎碎笑着点头。“你想吃什么?我帮你打回来?还是瘦肉粥?”
  
  “不用了。”凌母摇头。“我没什么胃口。”
  
  “一定要吃东西。”秦洛以医生的专业角度劝道。“压力太大,又不按时进食的话,胃会承受不住。如果你病倒了,笑笑怎么办?”
  
  凌母看了眼病床上的凌笑,说道:“那好。就给我打一碗粥回来吧。”
  
  得到了凌母肯定的回答,秦洛和宁碎碎这才并肩走出病房。
  
  外面阳光明媚,鸟语虫鸣。
  
  秦洛和宁碎碎都情不自禁的深深呼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病房里的气氛实在是太压抑了。
  
  “我是不是能无能?”站在上次宁碎碎落水的池塘边,秦洛笑着问道。
  
  宁碎碎站在秦洛的右边,侧着脸看着他脸上的苦笑,以及苦笑时那微微抽起的唇角。他的眼神里满是哀伤,像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宁碎碎觉得自己的心也开始抽痛起来,她伸手握紧秦洛的大手,劝道:“你是医生,不是神仙。”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