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两个疯女人!
  第1161、两个疯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闻人牧月太聪明的话,秦洛真想狂喷2.5L鲜血后躺在地上装死。
  这女人,真是太要命了。
  她到底是要做什么?不带这么玩人的好吧?一会儿是‘认真的’,一会儿又是‘开玩笑’,你都没办法从她嘴里听到一句实话。[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难怪有位前辈说: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女人那张破嘴。
  原本秦洛还有点儿侥幸心理,以为自己只要不回答,闻人牧月就会放弃这个问题说一句‘开玩笑’。
  可是,闻人牧月问完这个问题后便不再言语,那双仿若天上星辰一样明亮美丽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秦洛,一幅专心等待答案的可爱模样。
  “我不是故意的。”秦洛避开闻人牧月的眼睛,心虚地解释着说道:“我在山上看到山下面发生爆炸,然后又起火,我担心你还没有出来------所以在看到你的时候就太激动了些,情绪也有些失控。”
  “是这样吗?”闻人牧月的眉毛挑了挑,问道。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秦洛赶紧补充。“我当时看到你还活着的时候,发现你其实也挺可爱的。不知道怎么了,就想上去抱一抱摸一摸-----”
  “然后再亲一亲?”
  “那是朋友之间表达关心的方式,并不代表什么。”秦洛辩解着说道。“你看美国人见面时都是互相抱着亲吻的。这是一种西方礼节。”
  听完秦洛的解释,闻人牧月便沉默起来。
  “你不会生气了吧?”秦洛小声问道。他知道闻人牧月是一个非常骄傲自爱的女人,也知道她几乎不和任何男人交际应酬。这次自己情之所致,贸然把她抱了还把人家的脸亲了-----她会不会心里很不舒服?
  “是。”闻人牧月答道。
  秦洛就着急了,说道:“牧月,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非礼你的。好吧,我承认,有一点点故意成份-----但是我就是想表达一下我的关心,我想感受一下你是不是真的还活着。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误会-----”
  “秦洛。”闻人牧月打断秦洛的解释。
  “什么?”秦洛看着闻人牧月问道。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是白痴?”
  “没有。”秦洛摇头。
  “那我现在告诉你。”闻人牧月说道。“你是个白痴。”
  说完,闻人牧月嚯地起身向外面走去。
  秦洛看着她的背影苦笑。
  这个女人-------在她面前演戏真累。
  闻人牧月走到门口时,身体突兀地停顿了下来。
  她转过身看着秦洛,说道:“还有,你的演技也很烂。”
  “----------”
  秦洛的嘴巴张了张,有种想死的感觉。
  -------------
  -------------
  密室。空无一物。
  连张桌子和椅子都没有,更没有任何金属物件或者其它的什么锐物钝器。
  不仅仅如此,墙壁的外层是由真皮包裹,一拳头打上去软绵绵的。而且,如果用力过猛的话,只要墙壁的承受力超过一个数值,密室里的警报系统就会自动示警。
  所以,在这样的房间里想自杀是不可能的。
  当然,除非自己咬舌自尽自己撕破自己的血管自己扯掉自己的小JJ-------假如你有机会的话。
  咔!
  一声轻微的响动,密室的铁门便自动向两边收缩。
  洗过澡换了一身白色制服的闻人牧月快步走了进来,紧随其后的是卫队队长萧何,秦洛、以及蛊王红衭。
  闻人牧月扫了眼躺在房间角落里昏睡的马悦,说道:“让她醒过来。”
  红衭看向秦洛,秦洛点了点头,说道:“把她弄醒吧。”
  其实,很早之前秦洛就开始怀疑马悦。只不过闻人牧月想要用她‘钓鱼’,这件事就一直拖着没动。上次秦洛来映月山庄见闻人牧月,以狗尾巴花来暗示闻人牧月展开‘除草行动’。闻人牧月终于松口,却还在拖延。直到闻人照被匪徒所劫,这个暗弹才被引爆。
  不过,秦洛示意红衭先给马悦的身上留下一点儿‘记号’。这对红衭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和马悦接触过两次后,就在她身上种下了虫蛊。
  这次行动,红衭就一直在背后盯着马悦。稍有危险,她便会催动虫蛊拿下马悦。所以,马悦才会没有任何预兆的在一瞬间晕倒过去。
  不得不说,论近身搏斗或者远距离狙击,红衭可能不是很多人的对手。论起悄无声息的杀人,她要认第二就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要不要先给她用一些药?”萧何担心地说道。“我怕她醒过来会咬舌自尽。”
  “不用。”闻人牧月肯定的说道。“她不会再死一次。”
  红衭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哨子吹了吹,躺在地上的马悦便悠悠醒来。
  她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四周,不惊不慌,收拾了一下衣服,捻掉衣服上的草屑,很是端庄的坐在了地板上。
  “现在,只有你一个人还活着。”闻人牧月看着马悦说道。
  马悦点了点头,不应声。
  闻人牧月回头看了秦洛一眼,说道:“我想单独和她谈谈。”
  “没问题。”秦洛笑着说道,带着红衭转身离开。
  “小姐,我留下来保护你。”萧何说道。他不敢走。
  “出去。”闻人牧月说道。
  萧何无奈,只好转身出去了。
  密室里,只有闻人牧月和马悦这主仆两人。
  闻人牧月走到马悦一米距离的位置停下来,也学着她双腿盘在地上坐下去。两人面面相对。
  “他们担心你会杀我。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闻人牧月说道。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不会这么做。”马悦说道。“狗急跳墙。这种环境下把你劫持逃走是所有正常人的选择。”
  “我知道你不会。”闻人牧月很强势也很肯定的说道。
  “你为什么不杀我?”马悦说道。
  “我说过,饶你不死。”闻人牧月说道。“所以,无论你会不会说出主谋,我都不会杀你。”
  “杀了我吧。”马悦说道。“我累了。想歇一歇。”
  “以后你会有很多休息时间。”闻人牧月说道。
  马悦叹了口气,说道:“这一天早就应该到了。太迟了些。”
  “虽然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说,但是我还是要问------是秦纵横还是白破局?或者说还有其它人?我知道,我的人品一般,对手不少。”
  马悦沉默。
  “你很优秀。”闻人牧月说道。“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卧底。我等了你七年六个月零十五天,你竟然从来没有和他联系过。”
  “你更优秀。”马悦说道。“你从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知道我是卧底,竟然还敢把我留在身边这么多年。而且,为了麻痹我,甚至把集团最核心的机密工作交给我来处理。”
  “一般而言,卧底在拿到这么重要的底牌时都会忍不住向自己的上家领赏。可是你竟然克制住了这种诱惑-------你的工作处理的很好。即便由我自己去做,也不过如此。”
  “谢谢。”马悦笑了起来。她的眼镜早就不知道掉在什么地方,头发披散在肩膀,一身合体的黑色制服虽然有些折皱和污泥,但是,这仍然难以掩饰她的风情。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很性感的女人。
  “不客气。”闻人牧月面无表情的说道。
  “但是,你这次还是太冒险了。”马悦说道。“如果我在进屋之后就扣动扳机的话,即使你把那些人都杀光也没有翻盘的机会。”
  “你不会。”闻人牧月说道。
  “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
  马悦再次沉默。
  她算准了自己不会第一时间就开枪,她知道自己会犹豫,所以------她敢以身涉险。
  这个恐怖的女人,她连自己对她的感情都算计进去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