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 ‘开玩笑’和‘认真的’!
  第1160、‘开玩笑’和‘认真的’!
  
  这个时候,秦洛的心中满是担心和后悔。
  
  在他知道闻人牧月确定要执行除草计划后,就应该劝她不要亲身涉险啊。[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她是谁啊?她是燕京第一美女,她是富可敌国的小富婆,她是无数名媛心中的偶像,是燕京所有公子哥目光追逐的女神。她那么高贵那么金贵那么珍贵,怎么能和这些烂泥巴破罐子摆在一起打碎呢?
  
  为什么没有劝她呢?
  
  为什么没有把她打晕呢?
  
  为什么不给她下毒药下迷药下泻药下春药喂她吃两条毒蛇说如果你不听话就脱裤子打屁股呢?
  
  为什么没有做呢?
  
  想到那个人前总是对自己板着张脸不理不踩却在背后默默地帮助自己支持自己的闻人牧月可能消失在这一声巨响中,秦洛的呼吸就变得艰难急促,胃和心脏一起抽搐,有种让人倒地昏厥的痛感。
  
  “牧月------闻人牧月------”秦洛一路快跑,声声大喊。跟在他后面贴身保护的大头从来都不知道秦洛竟然能够跑这么快,他这个龙息出来的高手都险些跟不上他的速度。
  
  因为秦洛卓越的奔跑能力,漫长的山路转眼即至。
  
  他一把抓住耶稣,吼道:“牧月呢?看到牧月了没有?”
  
  “没有。”耶稣不好意思的说道。当时他扛着闻人照走在最前面,听到背后有人示警后,做为一名曾经的世界级杀手,他的反应速度也是世界一流的。然后,他扛起闻人照就兔子一般的窜了出来,迅速找到一个安全位置卧倒。
  
  那个时候,他哪里还能注意到闻人牧月怎么样啊?
  
  他担心这么说会让秦洛生气,于是赶紧提起闻人照送过去,说道:“不过人质没事------”
  
  话未说完,秦洛已经用后背对着他了。
  
  他的手举在半空,用双手托着的闻人照还一脸香甜地睡着,那张如花小脸-----谁看了都想揍几拳。
  
  “显然,他关心的不是人质。”耶稣耸耸肩膀,说道。
  
  “闻人牧月。”秦洛开始四处寻找着。
  
  他也发现了那几块黑色的小山,走到其中一座小山面前,一把把一个黑衣男人给扒起来丢在一边,然后是另外一个-----
  
  其它几座用人的身体堆彻起来的小山包开始瓦解,顶在最上面的人被推开,一个个黑衣人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个、两个、三个-----最底下是裹着黑色风衣的闻人牧月。
  
  闻人牧月的身上脏兮兮的,脸上也沾上了烟土和草屑,额头还有轻微的擦伤,头发凌乱,和平时骄傲高贵的女王范儿相差甚远。
  
  可是她就那么冷冷一站,女王又成了女王-----
  
  我们常说人靠衣装马靠鞍。其实像闻人牧月这样的女人,就算不穿衣服也没问题的。
  
  她穿衣服时是女王,不穿衣服时是------谁还有空去想这个问题啊?
  
  “悦月,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秦洛快步跑了过去,一把把闻人牧月搂在怀里。紧紧的,紧紧的。
  
  像是没办法确定这种真实感似的,他又后退一步,仰起脖子看了看闻人牧月脏兮兮的小脸,然后狠狠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两口、好几口-------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真是吓死我了------”秦洛的状态有点儿疯癫。
  
  “我没事。”闻人牧月面无表情的说道。
  
  秦洛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松开闻人牧月的身体,笑呵呵地说道:“我知道你没事了。这边交给我吧,你赶紧带着闻人照回去。”
  
  闻人牧月没事儿,这是今天晚上最大的收获了。
  
  管它什么马悦,管它什么内鬼,管它什么幕后黑手,和她比,他们都是屎。
  
  闻人牧月摇了摇头,喊道:“萧何。”
  
  “小姐。”萧何远远应道。
  
  “大家都还好吧?”闻人牧月问道。
  
  萧何小跑着走过来,说道:“一死一边。保护人质那组,挡在最上面的李卫被石头砸中了脑袋------张扬的胸口被石头砸了一下,陷入昏迷状态,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萧何带着二队搜查山神庙,在用仪器检测山神庙的电子源时,仪器表上出现了红色报警信号。
  
  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这山神庙里面有人安装了炸弹,并且已经将炸弹启动。不然的话,仪器是检测不出来的。
  
  于是,他第一时间就带着人冲了出来。并且出声示险。
  
  事出突然,即便是闻人牧月的卫队也没办法做出更周全的保护措施。
  
  他们挟带着闻人牧月冲出大门,然后就地倒下,一个又一个人压上来,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做成人墙阻挡石块和炮弹碎片的袭击。
  
  在此,不得不感谢附近那些憨厚朴实的村民。
  
  他们把山神庙的大殿修建的大气牢固也就算了,竟然将外墙也修建的结结实实。这外墙是用一块块长条形大石码起来的,甚至中间连水泥石灰都不需要。在大殿被炸弹炸飞倒塌的时候,石头纷飞,可是,砸在这石墙上面纷纷给挡了下来,只有少量小一些的石头飞出院子外面,落在这些人墙身上。
  
  不然的话,伤亡情况一定会比现在严重的多。
  
  “回去。”闻人牧月冷喝道。
  刺猬也没死。他是重要人质,也被黑衣保镖保护了下来。
  
  他一脸恐惧的看了眼四周,看着那炸成一堆烂石的山神庙,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张开嘴巴想要喊些什么,可是,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一股殷红的粘稠血水从他嘴巴里溢出,散发出恶臭的味道。
  
  一个黑衣保镖走过去看了一眼,说道:“他的体内装有电子炸弹。内脏尽毁。”
  
  这一次,就连秦洛也看得目瞪口呆。
  
  这简直是‘步步惊心’啊,那个恐怖的幕后黑手,他早就已经把所有的步骤都算计好了。他做足了杀死闻人牧月的准备,也做好了如果任务失败不留活口的准备------
  
  “回去。”闻人牧月再次喝道。这一次,声音明显比上一次更加的充沛有力。也夹杂着她难以发泄的怒气。
  
  --------------
  
  ---------------
  
  虽然映月山庄里面有闻人牧月的专属医疗队,可是,帮闻人牧月擦拭额头上伤口上药的事情还是由秦洛医生来处理。
  
  这让医疗队成员腹诽不已。平时闻人牧月都不生病,他们也没什么表现机会。好不容易闻人牧月受了点小伤,又被那个外来的小子给抢了。长期以去,他们不是要被解雇吗?
  
  不过,秦洛才不会在乎他们在想些什么呢。
  
  他手里拿着棉花球小心翼翼地擦拭闻人牧月额头上的伤口,看到她的身体缩了缩,赶紧停了下来,问道:“痛不痛?”
  
  “痛。”闻人牧月没有撒谎。消炎药水和伤口接触,确实很痛。不过,这是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她退缩只是因为身体的正常反应。
  
  “擦完就好了。”秦洛笑着安慰道。“到时候你会觉得凉嗖嗖的。很舒服。”
  
  闻人牧月看着秦洛认真的表情温柔的眸子,感觉自己握紧了什么东西,可是,又觉得那种东西在慢慢地流逝。
  
  一直以来,都是她用自己的坚强来照顾自己的弟弟。有个男人把她当做小女人一般的呵护,这种感觉还挺不错的------至少,她没有排斥。
  
  细心的消过毒,又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金蛹养肌粉均匀地涂抹在伤口上,笑着说道:“这下子你就可以完全放心了。伤口好了之后,新生的皮肤和之前的皮肤一样。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你还会和以前一样漂亮。”
  “你觉得我漂亮?”闻人牧月问道。
  
  “当然。”秦洛说道。“全燕京的人都知道你漂亮。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到你漂亮。”
  
  “那你去退婚?”闻人牧月面无表情地问道。
  
  “--------”秦洛的嘴巴张了张,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开玩笑的。”闻人牧月说道。
  
  秦洛紧绷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下来,笑着说道:“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会问这样的问题。来燕京之前,咱们不是没见过面吗?你要是个丑八怪怎么办?娶了你我不是亏大了?再说,等我看到你长什么样后已经向你爷爷退婚了,我总不好意思跑过去找他说我后悔了吧?他还不拿棍子敲我?”
  
  秦洛自以为自己解释的很有趣,没想到闻人牧月竟然没有笑。
  “你刚才亲了我。”闻人牧月眼神灼灼地盯着秦洛,质问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
  
  这一次,秦洛额头的汗珠前所未有的大。
  
  这女人,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你不会又在开玩笑吧?”秦洛尴尬地笑着。
  
  “我是认真的。”闻人牧月说道。
  
  “-----------”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