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9、掉根头发都不行!
  第1159、掉根头发都不行!
  号称无坚不摧,蕴含自身所有力道的拳头竟然被洞穿,这让萧何大为吃惊。
  好在他反应灵敏,强忍着剧痛猛地扭动拳头,硬生生把四哥那两根手指头给扯了下来。[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断指尚未来得及清除,四哥竟然已经发动了另外一轮攻击。他那只没有伤过的左手再次做出‘出枪’的手势,两根手指头长长的翘起-----这一次,他的攻击目标是近在咫尺的闻人牧月。
  他的空门大开,全身满是破绽。可是,他那一指有去无回。就是要刺穿闻人牧月就是要完成他的目标-----
  他这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第一招被挡下,他就已经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现在,只是一个赔本多少的问题。如果能够拉一下垫背的,而且这个人还是闻人牧月的话------死亡好像也不是太难以接受的事情了。
  “保护小姐。”萧何一边出拳轰去,一边大声吼道。
  哗啦啦------
  几名保镖扭动身体快速地叠成直线型的人墙,然后,四哥的指头点在了站在最前方挡在第一位的一名黑衣保镖胸口。和刚才一样,保镖的胸口被他的两根手指头洞穿,鲜血直溅,可是那保镖不闪不避,反而大笑着吼道:“孙子,看爷爷的------”
  轰------
  保镖硕大的拳头一拳砸过来,打在了四哥的脸上。四哥身体后仰着倒过去,却又以更快的速度反弹了回来。因为他的背后又挨了萧何的一记轰天拳。
  一前一后,萧何和这个保镖完成了一记完美的合击。
  咔嚓------
  四哥的身上响起了骨头断裂的声音,然后他一头栽倒在大块头保镖的怀里再也没有了动静。
  “死了。”那个被他的手指刺穿胸口的保镖探了探他的呼吸,说道。
  刺猬是速度型选手。
  他的身形启动后,便直扑闻人牧月而去。
  萧何去阻挡四哥,他以为自己的压力会很小,甚至会很快就完成刺杀任务。
  可惜,他过高的估计了自己。或者说,他过低的估计了闻人牧月身边组成人墙的保镖队伍。
  他不知道的是,闻人牧月身边的这群保镖都是精挑细选的。有从小就被闻人家族送往猎人学校去训练的家庭子弟,有聘请来的武界名宿一手调教的亲传弟子,有招聘来的特战老兵,还有高薪买来的杀手或者雇佣兵。
  他们原本就是百战之师,杀过人,见过血,熟悉战场,有着极快的场地适应能力和身体反应能力。
  他们每一个人拉出去都能独挡一面,都能够成为一方枭雄。可是,闻人家族庞大的财力却能够把他们聚拢在一起,让他们心甘情愿的穿上这种统一的黑色制服,让他们守护在这儿为这个女人卖命。
  这是闻人牧月无数次死里逃生的原因,这也是她阻挡一切埋伏攻击的屏障。她每年要在这些人身上开销的金额以亿美金计算。
  身体转瞬即至,然后一拳轰向挡在闻人牧月前面的一名保镖。
  他的想法是,先把这个扮‘盾牌’的家伙给打死或者打残,然后欺身靠近,一把抓爆闻人牧月的胸部-----不,是脑袋。
  那名保镖的速度也不慢,竟然能够及时的挥起拳头反击。
  “白痴。竟然想和我对拳。”刺猬冷笑。然后,他再次加速,拳头再次加力------
  “去死吧。”他大声吼道。
  砰-------
  两人拳头对撞在一起。
  乍一接触,刺猬就知道事情糟糕了。一股难以阻挡的庞大力道迎面袭来,刺猬的身体被砸飞了出去。
  哐------
  身体连连后退,直到撞在山神像上才艰难停了下来。
  山神像被震动,嗖嗖的烟尘粉沫涮涮地掉下来,把刺猬给淋成了一条土狗。
  而山神像久被遮掩的大脸也露了出来,狰狞严肃,威严四顾。
  那名和刺猬对拳的保镖后退两步,就被身后的战友给挡了下来。从对拳效果上来讲,明显是保镖占了优势。
  刺猬想要动弹,可是已经晚了。
  哗啦啦-------
  无声的枪口瞄准了他的胸口,脑袋以及全身。短短瞬间,他竟然已经成了已方唯一的活口。
  或者说,是唯一还能够保持清醒的人更贴切一些。
  “留活口。”萧何急忙喊道。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喊这句话的话,这群疯狂的家伙又像以前一样用子弹把人给打成肉沫。
  萧何把刺进肉里的两根断指拔了下来,简洁的洒了点儿药沫上去,然后大手一挥,吼道:“一队保护小姐出去。二队四处搜查。”
  一声令下,智脑二组立即就分成了两队。一队更加紧密的围拢在闻人牧月四周,另外一队跟着萧何去搜查这座山神庙,看看还有没有隐藏的活口或者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
  “他呢?”闻人牧月看着不远处的金发男人问道。
  “他很忙。”男人咧嘴笑道,露出两排雪白牙齿。
  闻人牧月不再言语,大步向外面走去。
  刚刚走到院子,就看到萧何疯一般的带着人跑出来,大吼道:“小姐快逃。”
  话音刚落,整座山神庙突然间震动起来。
  咚------
  山神庙的屋顶突然间高高地飞起,被一股强劲的气流掀在了半空。然后,他的四面石墙像是一个膨胀到了极点的气球似的,‘轰’地一声向四方破裂。
  飞沙走石,天昏地暗。
  轰隆隆-------
  石头倒塌落地的声音不绝于耳,久久地没有停歇。然后,山神庙的残垣处燃起了烈火。那是炸弹爆炸时带动的火苗烧着了里面的木材和香料。火势一起,越烧越旺。一切罪恶化为灰烬。
  山神庙的大门口,一个个黑衣人像是一块块面包块似的压在一起,叠成了一座小山。不远处,还有几座大小不一的小山包。
  金发碧眼的高大男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吐出嘴里的血水和灰土后,一把抓起压在他身下的闻人照,感受到他呼吸正常心跳正常全身没有缺胳膊少腿后这才放下心来。
  “我的神哪,幸好没事。”男人高兴地说道。“不然秦要和我拼命了。”
  “牧月------牧月-------”
  一个身穿长袍的男人从山上跑下来,声音着急地大声喊道。
  秦洛真是急疯了。
  他知道山神庙里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甚至他在映月山庄时就已经和闻人牧月对好了暗号。
  吃过饭后,闻人牧月想要赶他走是因为不想让他参与这件事情中来。她觉得这是闻人家族的私事,秦洛没必要为此涉险。
  可是,秦洛耍赖不肯走,闻人牧月也没有办法,只得让他先回去,说自己晚上准备除草。这已经表明她同意了他加入的请求。
  秦洛知道晚上有行动,就一直在做着准备。收到了闻人牧月转发过去的会谈地址后,他立即带着耶稣和红衭赶到了山神庙。
  耶稣负责扫清四周障碍和紧急情况时的救援,红衭则时刻注意马悦的动态。关键时刻取其性命。
  而秦洛则带着大头在半山腰埋伏,他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心狠手辣至此,在第一步计划失败后,竟然炸掉了整个山神庙------
  或许,他的最终目标就是炸掉山神庙。
  能够杀死闻人牧月,牺牲几个下属陪葬又算得了什么?
  当他趴在那儿等结果时,等到的却是山神庙的一声巨响。
  然后,他整个人都懵了。
  但是,短短瞬间,他就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
  他向下飞奔,想去看看闻人牧月有没有事。
  他不管谁死,他不希望闻人牧月出一点事出任何事------
  掉根头发都不行!
  (PS:发现书评区被一群小美女占领了。怎么回事儿?男同胞要努力呀-----)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