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狂喷一碗鲜菌汤!
  第1154、狂喷一碗鲜菌汤!
  
  “不是M,是MAO-----再念一遍。”
  
  “---------”[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嘉宝,你再看看那是什么?对,你怀里抱着的是什么东西?”
  
  “----------”
  
  “嘉宝最聪明了,你告诉我,它叫什么名字好不好?”
  
  “-----秦-----秦------。”
  
  “---------”
  
  遗憾的是,无论秦洛如何询问如何诱导,嘉宝再也不肯喊出那个字。甚至,在她注意到秦洛的古怪态度后,紧紧地抱着那只黑猫,身体缩成了一团,小心翼翼又可怜兮兮地看着秦洛喊着他的名字。
  
  这让秦洛即是失望又是怜惜,却也不再强迫她了。
  
  “慢慢来吧。”苏子拍拍秦洛的手背,安慰着说道。“这才几个钟头呢,能够有这样的进步已经算是奇迹了。要知道,嘉宝之前只会喊你的名字,在瑞典的时候我整天陪着她睡觉,她也不记得我是谁。”
  “是啊。”秦洛点头。“我只希望这不是她的无意识行为。就像我们吃到一种很好吃的糖果,可是,吃完一颗后却发现再也找不到另外一颗了-----”
  
  “不会的不会的。”苏子知道秦洛在担心什么。如果嘉宝只是无意识的喊出这个‘MAO’的话,可能以后再也不会喊出第二声了。又变得和之前一样。那样的话,今天的惊喜就会变成明天的巨大失落。“她确实是认识了这种动物,也知道它叫什么名字。更让人高兴的是,这是她的主动接受和学习。如果她能够保持下去的话,嘉宝学会讲话和与人沟通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但愿如此。”秦洛笑着摸摸嘉宝的脑袋,说道:“嘉宝,你要努力啊。”
  
  嘉宝很是受用的把小脑袋靠在秦洛的大腿上,视线又一次转移到了电视屏幕上去了。
  
  贝贝走过来,对秦洛说道:“爸爸,你也要摸我的头。”
  
  “好吧。”秦洛也摸了摸贝贝的小脑袋。笑着说道:“这样行了吧?”
  
  “明明我比她聪明。你为什么说她是最聪明的?”贝贝一脸认真地看着秦洛说道。“她比我长得高,都不知道汤姆猫叫汤姆猫。我比她矮,我都知道呢。”
  
  “---------”
  
  秦洛愣了愣,然后和苏子相视而笑。
  
  “吃醋是女人的天性。和年龄大小没有关系。”秦洛笑着说道。
  “你是想说我不是女人吗?”苏子白了秦洛一眼,说道。她的性格云淡风轻,很少去争什么夺什么。你来,我欢喜,你走,我随意。所以,秦洛说的这句话确实有点儿指责的意思了。
  
  “你是女人。”秦洛笑着说道。心情大好,也愿意开一些夫妻之间的小玩笑了。“我刚才验证过。”
  
  手机铃声尖锐的响起,打扰了这大半天时间的宁静惬意。
  
  秦洛有些烦躁的摸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后,表情有些古怪的看了苏子一眼,然后接通电话,笑着问道:“马悦,有什么事吗?”
  
  “小姐请你来一趟。”马悦的声音仍然是那样的冷淡,距人于千里之外。
  
  “有没有说什么事吗?”秦洛问道。
  
  “没有。”马悦说道。
  
  “那我-------”他今天要在家里带孩子呢,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他就不想去了。毕竟,总不能带着贝贝四处跑吧?
  
  “闻人少爷失踪。”马悦补充了一句。
  
  秦洛的表情僵了僵,说道:“我立即过去。”
  
  “爸爸,你要去哪儿?”贝贝跑过来问道。他怕秦洛又走了,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就连嘉宝也抓着秦洛的衣摆,一幅担心他离开的模样。
  
  “爸爸要去工作。”秦洛说道。他捏了捏贝贝胖乎乎的小脸,说道:“贝贝,你留在这儿陪小姐姐玩好不好?”
  
  “不好。”贝贝摇头。“她都不会讲话,不好玩。”
  
  “那你可以教她讲话啊。”秦洛说道。“就像老师教你认字那样,你也教大姐姐认字好不好?你不想做老师吗?”
  
  贝贝想了想,说道:“那就这样吧。我知道你不愿意让我跟你出去。”
  
  “---------”
  
  有时候,秦洛真想用太乙神针扎贝贝一针,看看她的小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又和嘉宝纠缠了一番,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秦洛这才偷偷溜了出去。
  
  上车后,秦洛给苏子发了条信息:“两个小家伙交给你了。”
  
  “放心。”苏子回的更加简洁。
  
  秦洛来到映月山庄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华灯初上,星光点点。一盏盏灯光在这山水密林之间,平凭了几份浪费的氛围。
  
  不过,秦洛这个时候却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直到现在,他还没完全消化马悦传达的消息。
  
  闻人照失踪?
  
  怎么会是闻人照?
  
  为什么是闻人照?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谁?是谁?又是谁?这三个是谁真是把秦洛给折磨的死去活来。
  
  难道说,闻人牧月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想到这个女人一切尽在掌控的恐怖操纵能力,秦洛才缓缓地定下心来。
  
  看来,上次自己的劝说有了效果,她准备掀牌了。
  
  仍然和往常一样,马悦代表闻人牧月在院子门口等候。
  
  等到秦洛推开车门下车,马悦走过去说道:“小姐等你吃饭。”
  
  然后对着跟在秦洛身后的耶稣和红衭说道:“已经为两位准备了晚餐。请跟我来。”
  
  耶稣和红衭相视而笑,对这样的安排非常满意------他们又能喝八九十几杯牛奶了。
  
  秦洛已经是映月山庄的熟客了,轻车熟路的进了别墅,径直往二楼的餐厅走过去。遇到的佣人恭谨的对他行礼,就像是对待他们的男主人。
  
  穿着一身白色棉质休闲装的闻人牧月窝在沙发上看杂志,看到秦洛进来,把杂志合上站了起来,说道:“吃饭。”
  
  “闻人照失踪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没有危险?”
  
  “吃饭。”闻人牧月再次说道。自己走到餐桌边坐下,然后拿着筷子开始夹菜。
  
  秦洛疑惑的看了闻人牧月一眼,说道:“你一点儿也不着急?”
  
  “急。”闻人牧月说道。“吃饭。”
  
  “--------”秦洛也就拿起筷子夹饭。发现饭和菜还是热乎乎的。看来,是自己进山庄门口的时候他们才让佣人把饭菜端上来的。
  
  闻人牧月吃饭的姿势一如即往的优雅,小口小口的喂着,细细地咀嚼着。每一口都非常用心,它的表情看起来食之无味,可是,她咀嚼的时间又无比的漫长,就像是非常的享受这个过程一般。
  
  秦洛倒是快速的扒了一碗饭,又喝了一碗汤后,就放下筷子等待着闻人牧月进食。
  
  闻人牧月不说话,秦洛也不说话。用餐的过程很沉默。
  
  等到闻人牧月把她的那碗饭吃完,又喝了一碗鲜菌汤后,秦洛才出声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闻人牧月用温热的湿巾净手,头也不抬的问道:“告诉你什么?”
  
  “告诉我闻人照的事情。他在哪儿?为什么会失踪?你们得到了什么有用的线索没有?”
  
  “然后呢?”
  
  “什么然后?”
  
  “告诉你之后呢?”
  
  “我可以和你一起分析情况共同面对啊。”秦洛说道。
  “有用吗?”
  
  “--------”秦洛被气得差点儿狂喷一碗鲜菌汤。这女人是什么人啊?有这么骄傲这么自负这么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吗?再说,就算你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你也不要当着别人的面讲出来好不好?很伤人的耶。
  
  “你来了。就好了。”闻人牧月说道。
  
  秦洛的怒意一下子烟消云散,很是欣喜也很是感激。他没想到,自己在闻人牧月的心目中竟然有这么特殊的地位这么重要的作用。只要自己在,只要自己陪着她,一切都不是问题。
  
  你若安在,便是睛天!
  
  “其实我也帮不上什么忙------”秦洛羞涩的、腼腆的、谦虚的说道。
  
  “我知道。”闻人牧月说道。
  
  “--------”这一次,秦洛真的狂喷一碗鲜菌汤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