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你一定要把它拿回来。!
  第1045、你一定要把它拿回来。!
  
  
  嘎-------
  
  一辆军绿色挂着军牌的悍马车停在了锦里的门口。保镖们颇为惊艳的看着驾驶室上面的那个一脸冷酷的漂亮小女人,在接触到她杀人般的眼神后,赶紧转移了视线。[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请出示证件。”保镖头头说道。
  
  一本绿色的小本本从车子里面丢了出来,没想到那轻飘飘的纸片竟然像是刀片一样呼啸而来,挟带着风声和杀气。
  
  他伸手一接,把小本本抄在了手里。
  
  可是,手心处却隐隐的作痛,就像是被人抽了一鞭子。他已经用巧劲儿卸下了证件上的不少力道,可是它仍然能够伤人。
  
  他狠狠地瞪了一眼旁边的几名下属,如果不是这几个蠢货的眼睛太放肆,他哪里会吃下这个闷亏?
  
  “我们要打电话向里面通报。请问这位怎么称呼?”保镖头头看着副驾驶室上的成熟女人问道。不敢招惹这个小煞星,但是职称所在,又不能不问清楚。自从那个老头子住进来后,这个疗养院就不再是普通的疗养院了。戒备森严,说是国家SS级军事基地都不过份。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难道我的证件是假的?”小美女没好气的喝道。这些男人的眼神盯着人的胸部看也就算了,还问来问去的麻烦死人了。她不知道的是,她黑色的皮衣下面只穿着一条白色的小背心,胸口鼓鼓的像是一个发了酵的大馒头,身为一个正常男人,怎么可能不会往那儿瞄上几眼?
  
  “离,不要生气。”紫衣女人轻轻的笑了笑,劝慰着说道。“他们也是职称所在。他们越严格,我们才能越放心。对吗?”
  
  然后她又看着保镖头头,说道:“抱歉,我妹妹的脾气不太好,请原谅。你可以向里面通报,我是军师。”
  
  “没关系。”保镖头头黑着脸说道,小腿脖子却有点儿抖。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才是极品女人啊。心动了。心尖都颤了。“请稍等。”
  
  他掏出对讲机和里面说了几句话,很快的,里面就传来了回应:请她们进去。
  
  “请进。”保镖头头示意打开电子大门。
  
  嘎------
  
  悍马车再次轰鸣起来,喷出一股乌烟从他们面前冲了过去。
  
  “那个小美女真漂亮。脾气又爆,是个小辣椒。”保镖甲说道。
  
  “我觉得还是那个成熟的好看。这才是真正的女人啊。”
  
  “小的好。腰软腿长,胸部也不小-------”
  
  “都别吵。”保镖头头大喝道。
  
  “---------”众人皆默。他们都知道这个上司平时不喜欢说话,更不喜欢在背后议论别人的是非短长。
  
  “成熟的好看。”保镖头头一脸痴迷的说道。
  
  扑通-------
  
  离把车子停在停车场,然后和军师下车,两人步行往龙王住的小院走过去。
  
  “队长。”站在门口迎接的大头挺直身体敬礼。虽然他极力的掩饰,可是他的眼里还是有一股喜悦和激动。
  
  军师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听说你这次伤得很重?”
  
  “皮外伤。”大头说道。确实是‘皮外伤’,因为他身上的皮都被烧死了。
  “你做的很好。”军师说道。“但是下次要注意方式。能够救人,也要学会自保。我们不缺人,但是我们缺少人才。”
  
  “是。队长。”大头再次声音哄亮的敬礼。能够得到军师的称赞表扬,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激动的事情。
  
  “我不是队长。以后不要再叫我队长。”军师说道。
  
  “是。队长。”
  
  军师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道:“进去吧。”
  
  说完,率先走进了小院。
  
  “挺会拍马屁的。”离走到大头身边的时候停了停,说道。
  
  大头不应,闷声跟了进去。
  
  龙王坐在椅子上喝茶,看到军师进来,笑着说道:“回来就好。过来陪我喝茶。”
  
  “是。”军师坐到龙王的对面,身体挺地直直的,屁股也只是沾了沾椅子。无论她走到哪儿,无论她处在什么位置,眼前的这个老人都是她的航灯,是她的信仰。也是她的精神力量。所以,她和千千万万龙子龙孙一样,这尊重是由内而外的。
  
  她帮龙王喝空的杯子斟满茶水,笑着说道:“身体还好吧?”
  
  “好。”龙王又一口把军师倒来的茶水喝道,就像是喝酒一样。美滋滋的啧啧嘴,说道:“真想喝酒。”
  
  “那就喝吧。”军师说道。
  
  “还是你最会说话。”龙王大笑。“大头,把我那坛酒拿出来。”
  
  大头快步走进屋子,然后抱着一坛被红绸封过的酒坛子过来。
  
  “这是女儿红。”龙王扯开红绸,一掌拍碎泥封,说道。“埋了四十五年。”
  
  军师叹息,说道:“这家的女儿一定去做了军人。”
  
  绍兴地区有风俗,谁家有出生的女儿,父母便会在院子里埋上几坛绍兴酒,俗称‘女儿红’。等到女儿出嫁的时候挖出来喝,酒汁浓郁,芬芳异常。
  
  可是,埋了四十五年的女儿红------那不是大龄剩女吗?所以,军师说这家的女儿一定去做了军人。像她们这样的军人,误了终身大事是很平常的。
  
  龙王再次大笑,倒了两大碗酒,端起一碗就一饮而尽。军师竟然也酒量惊人,端起另外一碗也一饮而尽。
  
  龙王再次倒酒,倒完便喝,也不碰杯。军师有样学样,龙王快,她也快。两人几乎是同时端碗,然后又同时落碗。
  
  连干三碗后,这才稍微尽兴。
  
  龙王抹了把长须上的酒渍,说道:“痛快。”
  
  军师微白的脸色透着一股子动人的红润,笑着说道:“好久没喝过酒了。好久没喝过这么好的酒了。”
  
  “今天就喝个痛快。”龙王再次帮军师倒了一碗。
  
  军师却没有再像刚才那样猛灌,小口抿了一口后,说道:“任务完成。我已经去做了汇报。”
  
  龙王摆手,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现在已经不在位上,你不应该向我报告这些。”
  
  军师笑了笑,说道:“我要回去了。”
  
  龙王点了点头,说道:“回去吧。”
  
  “刚才我说了大头几句。他喊我队长。我说我不是队长。以后不要再叫我队长。”军师用玩笑的口吻说道。
  
  “我们是军人,不许争权夺利。”龙王严肃说道。
  
  “是。”军师连忙答应。
  
  “但是,如果有为国为民服务的机会,我们当仁不让。”
  
  “您说的对。”军师笑了起来。
  
  “秦洛有样东西让我转送给你。”龙王说道。“这小子还算有良心。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
  
  军师苦笑,说道:“原本是为了还债。收了他的馈赠,我又欠了他一笔。这债是还不清了。”
  
  “一家人。分那么清楚做什么?”龙王说道。
  
  告别龙王,大头送两女出门。
  
  “伤好了没有?”军师问道。
  
  “好了。”大头回答道。“秦洛让我留下来保护龙王。”
  
  “嗯。你留下来吧。”军师说道。“虽然我知道他们不敢这么做-----但还是要要提防有人狗急跳墙。”
  
  “是。队长。”大头挺身受命。
  
  车子在龙息门口停了下来,军师看着这熟悉的门匾和景物甚至岗哨,心里百感交际。
  
  这是她的家,她的港湾和温暖所在。
  
  以前,每一次出门执行任务时,她最怀念的也就是这里。每一次回来,她的身心都能够彻底的放松下来。
  
  可是,这一次她却再找不到原来的那种感觉了。
  物是人非!
  物是人非!
  “你一定要把它拿回来。”离说道。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